2012年山西省民营经济发展报告

2014-07-28 17:30:13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2012年山西省民营经济发展报告

 

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   山西省民营经济研究会

 

2012年,面对复杂严峻的经济形势,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民营经济的发展,坚持把促进民营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作为推动经济社会转型跨越发展、加快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步伐的重要抓手来抓,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牢牢把握稳中求进的工作总基调,及时出台实施了一系列稳增长政策措施,准确有效地应对了复杂多变的国际国内经济中出现的新情况、新挑战,民营经济发展呈现出稳中有进的良好态势。

一、山西省民营经济的基本情况及特点

民营企业是数量最大、最具活力的企业群体,是山西省实体经济的重要基础,在稳定扩大就业、推动技术创新、保持社会稳定、促进经济增长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山西省民营经济持续快速增长,已经成为拉动全省工业经济增长的重要力量,不仅数量快速增加、规模快速扩张,而且在企业素质、技术装备、管理水平等方面都有了大幅提升,全省经济转型跨越发展最具活力的增长板。

一、民营经济的总量有较高增长。截至2012年底,全省私营企业发展到21.4万户,同比增长16.9%,个体工商户发展到94.1万户,同比增长6.0%。2012年,全省民营经济完成增加值6348亿元,同比增长18.14%,占全省GDP的52.3%,比上一年4.9个百分点;上缴税金992亿元,同比增长18.13%,占全省财政收入的37.4%,与去年增长幅度相同;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完成4568.4亿元,同比增长33.1%,占全省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49.8%。比上一年增加3.2个百分点。但是,全省各市民营经济发展还不平衡。从全省各市民营经济增加值统计表看,民营经济增加值总量最多的为太原市1172.57亿元,最少为阳泉市126.31亿元,占GDP比重最多的为晋城市61.29%,最少的大同市19.50%。

 

 
 

 

 
 
民营经济上缴税金占全省财政收入比重

 

 

             全省各市民营经济增加值统计表

地市

民营经济增加值(亿元)

同比增长(%)

占比(%)

太原市

1172.57

16.66

50.72

大同市

181.47

9.34

19.50

朔州市

527.6

18.00

52.40

忻州市

229.15

20.90

36.90

晋中市

380.86

13.80

40.54

吕梁市

676.63

23.11

54.95

阳泉市

126.31

11.28

21.00

长治市

454.98

19.03

34.20

晋城市

620.02

17.78

61.29

临汾市

552.03

12.06

45.23

运城市

277.08

8.26

25.94

 

全省各市民营经济上缴税金统计表

地市

上缴税收(亿元)

同比增长(%)

占全市财政总收入的比重(%)

太原市

240.61

17.05

52.94

大同市

33.64

10.75

17.64

朔州市

87.3

23.9

41.57

忻州市

33.07

24.4

26.97

晋中市

49.5

1.01

23.53

吕梁市

135.97

16.6

39.59

阳泉市

33.87

17.16

24.02

长治市

86.91

24.01

28.77

晋城市

86.94

15.18

40.72

临汾市

81.34

12.05

40.35

运城市

38.89

5.78

48.55

 

二、民营企业进一步做大做强。从注册资本上看,2012年100~500万元有43738户,比上一年增加6451户,同比增长17.3%,;500~1000万元有9941户,比上一年增加1277 户,同比增长14.7%;1000万元~1亿元有11710户,比上一年增加2106户,同比增长21.9%;亿元以上有617户,比上一年增加85户,同比增长15.98%。

          近三年私营企业注册资本统计表

年度

100~500万元

500~1000万元

1000万~1亿元

亿元以上

2010年

31935

7601

7365

351

2011年

37287

8664

9604

532

2012年

43738

9941

11710

617

 

         近三年私营企业注册资本变化图

三、民营企业在传统产业仍占据重要地位。煤炭资源整合企业兼并重组后,民营企业仍在煤炭产业中占重要地位,在核定的150个煤矿主体中,民营主体有92个,占59.0%;在核定的12.5亿吨产能中民营主体产能2.37亿吨,占19.0%。在焦炭行业中占绝对主体,全省176家焦炭企业,国企17家,其余159家均为民营焦炭企业,民营企业占90.3%,核定产能1.6亿吨,国企2095万吨,占13.1%,民企13905万吨,占86.9 %;在钢铁冶金行业中,钢铁联合企业共23家,2012年粗钢产量共5095万吨,其中:国有企业5家,产量1665万吨,占32%,民营企业18家,产量3550万吨,占68%,冶铁企业共80家(包括23家钢铁联合企业),2012年产能5306万吨,其中:国有5家,产量1330万吨,占比25%,民营企业75家,产量3976万吨,占比75%。2012年全省民营经济的主要产品煤炭1.9亿吨,占全省煤炭产量的11%;焦炭7583万吨,占全省焦炭产量的88%;生铁2619万吨,占全省生铁产量的65.5%;成品钢材2260万吨,占全省钢材总量的59.5%。    

 

 

 

 

   

            民营企业在传统产业的占比情况

 

核定主体个数

民营主体个数

占比

核定产能

民营主体产能

占比

煤炭

150

92

59.0%

12.5亿吨

2.37亿吨

19.0%

焦炭

176

159

90.3%

1.6亿吨

1.39亿吨

86.9%

钢铁联合企业

23

18

78.3

5095万吨

3550万吨

68%

冶铁

80

75

93.8%

5306万吨

3976万吨

75%

 

      民营企业在煤炭行业中占比情况

 

 
 
 
 

 

 
 
           民营企业在焦炭行业中占比情况

 

 
 

民营企业在钢铁联合行业中占比

 

 
 
 
 

民营企业在冶铁行业中占比

 

 
 
 
 

 

 

四、中小微企业是推动创新的主力军。全省中小微企业提供了全省约65%的发明专利、75%以上的企业技术创新成果和80%以上的新产品开发。目前,全省中小微企业中,共有省级企业技术中心125家,占全省省级企业技术中心总数的80.1%,

    五、民营企业是推动转型发展的生力军。近年来,我省民营企业在发展中呈现出一些积极变化。发展领域由以工业为主向工业和服务业并重转变;发展重点从采掘、矿产资源等资源型行业向装备制造、精细化工、高新技术、新型材料、特色食品、现代服务业等新兴产业、转变;发展路径由高耗能、高排放、低效益的粗放生产向低能耗、低排放、高效益的循环发展转变;发展模式从分散经营向集聚发展转变;发展区域从以乡村为主向以城镇为主转变,产业结构和布局日趋优化,发展质量和效益不断提高,转型发展的趋势更加明显。不少煤焦民营企业 积极推动产业升级,努力转变发展方式,投资装备制造、节能环保、电子信息、生物制药、现代农业、文化旅游等非资源型产业,涌现出一大批转型发展的典型。普大煤业、山西联盛、汇丰兴业等企业投入巨资建设生态农业产业园;三佳集团、潞宝集团、振东集团等企业投资旅游产业开发效益凸现;大运重卡、成功微汽等建成投产使我省装备制造产业向高端化、系列化、成套化发展;南烨集团、金岩集团、陆合集团等投巨资新建的新能源、新材料和节能环保等新型战略性产业项目,为我省转型发展发挥了先导作用。

    二、当前民营经济发展中存在的突出问题和困难

    近年来,我省各级各部门按照省委、省政府的决策部署,全面落实各项支持政策,着力推动民营经济加快发展,全省民营经济呈现出实力增强、速度加快、结构优化、贡献提升的喜人局面,成为我省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财政收入的重要来源、解决就业的重要渠道、县域经济的重要支撑和光彩公益事业的重要承担者,在转型跨越发展、再造一个新山西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与其它省份相比,我省民营经济发展还有很大差距,存在总量不足、规模偏小、结构趋同、管理落后、自身素质低的状况。

    一是社会对民营经济的认识不够。我省民营经济已经成为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支柱,在招商引资和发展民营经济方面提出了“重商、亲商、安商、富商”口号,为我省民营经济发展创造良好发展氛围。但整体上看,社会对民营企业不平等的的现象还存在,对民营经济发展观念上存在偏差,对民营经济的认识与民营经济对社会的贡献不对称,对民营企业投资创业、吸纳就业、上交税收的社会贡献宣传得不够,一些媒体和网络媒体对民营企业家的宣传报道以偏概全,给山西民企整体形象造成诸多负面影响。

二是民营经济发展的政务环境改进慢。近年来,通过改进机关作风、政务环境有了很大的转变,但是政务环境的改进还不满足我省民营企业转型跨越发展的需要,一些不利于优化民营经济发展环境的现象依然存在。一些地方和部门对民营经济管理越位、服务缺位,重监管轻服务、重检查轻扶持的问题仍比较突出,项目审批流程过长、审批程序过多、审批方式过繁,工作效率低、服务质量差的现象仍然存在。有些部门由于受部门利益驱动,对民营企业重处罚收费,轻服务扶持,还不同程度地存在门难进、事难办、办事拖拉,遇事推诿等现象。同时,民营经济政策存在着不完善、不配套、不落实、不公平、可操作性差等问题。

三是生产要素资源供给配置不平等。生产要素的供给与民营企业发展的需求不匹配。土地供给上,民营企业获得的土地指标只占土地总供给的5%左右。用地指标的不足与用地需求的旺盛,造成了民营企业的技术改造和新上项目得不到用地保证,一批有前景、有技术的好项目因解决不了土地问题而无法上马。金融支持上,民营企业取得的贷款只占全省贷款总额的10%左右。民营中小企业普遍面临融资形式单一、融资渠道狭窄、融资成本高、财务核算制度缺乏规范,企业财务信息达不到银行放贷要求、民间投资信用评级管理不健全等问题,贷款难、融资难的问题仍没有根本性的改观。人才使用上,国企凭借可以在企业和机关、事业单位间的政策性流动,聚集了人才优势,而民营企业由于政策性障碍引进人才难,技术人才、营销团队和管理人才短缺,难以适应新兴产业发展和产业升级的需要。

四是服务体系平台建设不完善。服务体系和平台不健全,是民营经济发展面临的新问题。一是省级层面缺乏民营经济专门工作机构和制度,不能协调推进撬动民营经济大发展;二是公共服务平台少,人才、技术、创新支撑弱;三是民营经济统计体系不健全,分地区、分产业、分行业数据统计缺位,不利于决策层全盘精准把握发展态势和科学决策;四是依法保护民营企业合法权益的法律服务和法律援助体系不完善,民营企业缺少投诉渠道,民营资本投资项目和投资者财产权、知识产权、自主经营权等不能得到保障。政府的平台建设与民营经济发展需求不相称。

    五是民营企业自身素质不适应发展要求。 我省大多数民营企业是借助家族力量共同创业,依靠血缘关系维持经营的。企业技术水平不高,经营管理能力不强,制度不健全、人才缺乏、财务混乱。大多民企的财富积累源于对矿产资源的开采和初加工,企业管理家族化,对投资发展非资源类的产业缺乏相应的市场锻炼和开拓魄力。随着市场经济的完善和企业逐渐壮大,民营企业自身素质差的弊端暴露出来,与雄厚的民营资本不相匹配,导致外部技术、管理、专业人才难以进入,制约了民营企业的转型发展和升级优化。民营企业自身素质与转型跨越发展的要求不适应。

三、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对策和建议

 一是营造良好的社会发展氛围。加大宣传表彰力度,在省市县主要新闻媒体、网站开设专栏、专版,播出专题片,大力宣传典型民营企业和典型人物,营造投资创业光荣的氛围。每年从财政增收的部分拿出一定比例重奖纳税大户,重奖服务民营经济先进单位和人员,重奖民营企业家。采取载入官方史志、授予劳模或“享受政府津贴的民营企业家”称号、推荐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工商联领导等职务,使民营企业家政治上有待遇,社会上有美名,在全省营造浓厚的重商、亲商、安商、富商的氛围。

二是加强政策的落实督查力度。惠“民”之策关键在落实。对近年来出台的有关优化创业投资环境、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等一系列政策进行全面梳理,对那些没有落实的要逐项分析原因,属于透明度不高的要扩大宣传,属于操作性不强的要细化完善,属于执行不力的要督促落实,属于人为障碍的要严肃查处,确保“黄金政策”产生“黄金效应”。逐步建立督查制度,由党委、政府督查部门牵头,涉企经济主管部门、工商联参与,定期开展督促检查,将政策落实情况作为地方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考核的重要依据。

三是公平合理的配置要素和资源。在制定出台产业政策、配置资源和生产要素时,消除所有制歧视和偏见,不以所有制成分论,给予民营企业同等机遇和支持,避免同一政策在不同市县执行标准不一,为权力寻租提供便利。加强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合作,加强龙头民企与中小微企业合作,公平竞争、共融共生、协调发展。每年选择50家有重点产业、重点产品的民营企业,优先供应资金、土地、电力、水资源等生产要素,进行配置资源。

四是不断创新金融服务的新模式。允许民间资金兴办中小银行。每个市试点成立一个民营商业银行,完全由民间资本投资入股运营,允许采取浮动利率等政策吸储和放贷。拓宽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渠道。允许向多家银行融资,支持通过金融资产交易所、银行机构、资产管理公司、信托投资公司和其他专门从事金融资产交易的机构进行资产转让融资,支持通过小额贷款公司的主要股东定向借款融资,支持小额贷款公司之间同业借款,支持通过发行债券等其他方式融资。推动民营企业进入资本市场融资。每年筛选、培育和储备30家拟上市或发债民营企业,帮助企业做好改制、辅导和上市或发债申报工作。对成功上市的企业,省和同级财政分别给予适当奖励。对成功发行企业债、公司债、债务融资工具、中小企业私募债和中小企业集合信托计划的中小企业,省和同级财政按发行额度3%给予补助。

    五是建立形成工作合力的长效机制,成立山西省民营经济发展工作领导小组。由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挂帅,成立山西省民营经济发展工作领导小组。负责专门研究、协调解决民营经济发展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推进民营经济发展。建立山西省民营经济发展联席会议制度,定期召开季度性会议,集中解决民营经济发展中的全局性、普遍性和关键性问题。建立领导干部与民营经济组织的联系机制。省四大班子领导要分别联系2个大型民营企业、3个中型民营企业和2个小微民营企业,分工联系省外的晋商商会以及外省驻山西的商会(企业协会)等商会组织,定期向民营企业和商会组织通报省委省政府的发展思路、战略规划和招商项目。建立科学民主的事先协商制度。政府制定出台涉及民营企业发展重大决策、兼并重组等意见时,举行听证会、召开座谈会,吸收统战部、工商联、中小企业局负责人、民营企业家参加。

建立民营经济发展督查机制。由省委省政府督查部门采取逐项督办、进度跟踪、定期报告和年度回头看等方式,对促进民营经济发展的融资、用地等政策落实情况予以督查,发现问题及时通报,并对责任部门和责任人启动问责。建立健全民营经济统计体系。由省统计局牵头,省工商联、省中小企业局参与,对全省民营企业分行业、分地区实施详细统计,加强对民营经济的动态监测与分析,以便于决策层全面、准确把握全省民营经济发展态势。支持工商联建立中小微企业监测平台,了解掌握经济运行、企业创新驱动、利润税收、劳动生产率、研发投入、市场拓展等动态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