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建功:从小诊所办到医疗集团

2014-09-02 11:00:34来源:山西晚报字号:  

    在大同市区主干道魏都大道的核心位置,矗立着两栋宏伟气派的大楼,来来往往的人们免不了对大楼牌匾上显眼的大红字“新建康”所吸引。这里,正是被当地人津津乐道的民营医疗集团——大同新建康医院(集团)公司所在地;同样被津津乐道的,还有这家医疗集团的创始人之一高建功。

  一台设备办起一家医院

    出生于大同浑源县农村的高建功,家中条件虽然算不上富裕,但开明的父母一直为他营造着宽松和包容的家庭环境。一直以来,他从没有被家人批评过,也从未见父母红过脸吵过架。为此,他时时感恩于父母没有将他的思想束缚,在他看来,自己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父母为他带来的正能量。

    因为有做生意的天分,高建功比身边的大部分同龄人更早地懂得了“低买高卖”的商业模式。不到20岁时,他和同村的伙伴郭润利合开了一家小诊所,丝毫不懂医疗知识的两个人,请了一位老中医在诊所坐诊,这成为高建功踏入医疗行业的第一步。自此,他在这个行业一做就是二十多年。
  1995年,高建功与转行做茶叶的郭润利再次聚到了一起,计划筹建一家20个床位的大同康复医院。意气风发的两个年轻人只是模糊地意识到医疗行业的前景应该不错,没有多想便开始行动。
  高建功回忆起那段日子就开始苦笑,“当时是既缺钱又缺人,没有本钱,只好跟亲戚朋友四处筹集,不过,这还不是最难的。因为我们是较早起步的民营医院,没有政策也缺乏资源,需要一些名医来帮我们树立口碑,但是很多名医又对我们这样的民营医院能存活多久有所顾虑。因此,当时最难的其实是请医生,每天醒来的头一件事就是琢磨怎么请大同市退休的名医为我们坐诊。”一通软磨硬泡外加高薪吸引,终于有了不小的成果,十几个科室都有了专家。买不起彩超机,两个年轻人只好筹集两万元买了一台B超设备,就这样把小医院开了起来。
  尽管当时的康复医院在大同市地处较偏远的位置,但因专家吸引前去看病的患者络绎不绝,年轻的两个合伙人也因此备受鼓舞,几乎每天将24小时都投入到了医院中。在不断的审时度势过程中,高建功和他的合作伙伴也掘得了“第一桶金”。
  直到1997年,两人终于以分期付款的方式购买了一台120万元的彩超机,但是,买到了设备却没有人会使用,高建功只好去找当时大同市第五人民医院彩超科最知名的大夫。三顾茅庐之后,才将这位名医纳入麾下。这位大夫的加入,带来了许多追随他的患者,也让这家小医院更加风生水起。

 专业化管理最重要

    2000年,高建功放弃了已经粗具规模的大同康复医院,受命担任大同新和医院院长。尽管医院是现成的,但他接手时整个医院只有一名病人的现状,又让他重回成立大同康复医院之初的困顿。
  高建功认定,一家医院必须有自己的特色科室才能发展。最终,根据新和医院的情况选择腹腔镜作为医院发展的重点,但专家匮乏同样是最主要的问题。通过不断结识更多的朋友,高建功终于联系到了当时国内腹腔镜技术较为先进的安徽武警医院,并通过持续接触,几乎结识了这家医院做腹腔镜的所有大夫,通过与这些大夫的合作,“腹腔镜和胆道镜下胆囊切除、胆总管切开取石术”腹腔镜技术成了新和医院的特色,该院也成为当时山西接诊腹腔镜病例最多的医院,有的患者甚至从数千公里外的新疆赶到大同进行治疗,新和医院因此起死回生。
  2006年,高建功的大同新和医院和郭润利的大同康复医院合并,大同市新建康医院(集团)公司也随之完成组建,并开始了“滚雪球”式的发展。如今,公司旗下除了最初的两家医院,还包括大同新建康医院和位于海口市的海南新建康美兆国际体检医院。集团旗下的医院共有床位529张,员工1119人,累计固定资产总投入达3.3亿元。各医院均被纳为城镇职工医疗保险、城镇居民医疗保险、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定点医院、大同市城乡居民低保定点医院。
  在高建功看来,由于所处行业较为特殊,整个公司的管理既需包含现代化的企业管理,又需包含现代化的医院管理,不管是企业管理还是医院管理都需更加“专业化”。
  2010年年初,高建功结合医疗市场发展形势,对所属医院做了新的定位,进一步整合资源,优势互补。按照定位,大同新建康医院是一家以治疗心脑血管疾病为特色的、高科技宾馆化的综合性医院;大同新和医院是一家以腹腔镜微创技术为主,专业治疗肝胆疾病、泌尿系疾病、骨科疾病、消化系统疾病的专业型综合医院;大同康复医院致力于打造晋北地区一流的妇幼医院;海南新建康美兆国际体检医院则是以健康管理为主的医疗机构。

 让合适的人做合适的事

    对于专业人才的重视,高建功让不少人自叹不如。
  接手新和医院不久,高建功听说国内掌握全球最顶尖的“三镜联合”胆道取石技术的专家仅有一人,就在天津,于是他每年至少要去一次天津拜访这位专家。今年,当这位专家退休后,没有为其他医院的高薪所动,直接加盟新和医院,高建功对这位专家的一席肺腑之言至今印象深刻——“钱并不重要,情谊才是最重要的。纵使有一百个理由可以让我离开,只有一个理由便能让我留下来。”
  集团公司管理团队的一位执行总经理,同样是高建功花费十余年时间物色到的一位“管理奇才”。尽管这位执行总经理一直以来只是兼职,但高建功却认定了此人的管理才能,对他的薪水一分没少,“对于这样的人才,花这么点钱去维护,值了!”
  对于高建功的用人,大同新建康医院副院长刘利同样感同身受。9年前,作为影像科专家的他,被高建功的诚意打动进入新建康。由于医院待遇优厚,机制灵活,他有精力发挥更大的能量,而这家医院的成长速度也超乎他的想像,他将这些成就归功于高建功的人才管理艺术,“平易近人,不独断专行,善于听取别人的意见,可以人尽其位,也因此能集结一大批在大同甚至全国都有口碑的名医。”
  在不少朋友眼中,高建功就是一个伯乐,对于该用谁,如何用,一清二楚。高建功很自谦,“我只不过是一个掌控全局的人。”而仅仅是“掌控全局”这几个字,他就需要付出更多。
  为了留住人才,他需要细致到关心每个专业人才的家庭。对于医院的专家、学科带头人,家里有任何事情,只要他力所能及都会尽量安排好。一些技术骨干出去培训,他便会安排他们的家人同去,费用全部由集团报销,因此,他和这些技术骨干有了越来越深厚的交情。尽管如今的人力成本在总成本中占比达30%,对高建功来说,这种付出绝对是合算的,一直以来,集团旗下的几个医院人员流动都很小。如今,他又使用了新的薪酬分配制度,为一定级别的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配股,每月月底分红,让更多人才发挥更大的积极性。

 严格制度约束为患者让利

    “办医院,谋为民,必须心正;自悬壶,思济世,不得邪生。”这句话记在高建功的工作日志上,已有些年头。出身农村的高建功,深知普通百姓求医难、看病贵的痛苦,因此,在新建康公司旗下的所有医院,不收红包、不刁难患者成为铁打的规定,专家坐诊不收挂号费、使用平价药品也成为医院公开的规定。
  事实上,“以药养医”多年来都是阻碍很多医院发展的一大难题。此前,股东会曾多次提出破解“以药养医”,很快,集团所属的新建康医院、新和医院、康复医院在全国民营医院中率先实施“医药分开”,让利患者,从而杜绝回扣药,使患者的药品开支大幅度下降。
  当时,“新建康”与万民药房进行合作,以严格控制药品质量和价格。按照双方协议,同种药品,只要在任何其他药店发现价格低于万民药房,将追溯到该药品前一年的销售额,并处以两倍罚款;若发现伪劣药品,则会追溯该药品前一年销售额,并处以5倍罚款,并报卫生部门通报。
  为了杜绝回扣药品,高建功制定的制度同样严格。若合作的药房出现回扣药品,不仅会将药品退回,还会对药房处以药品销售额6倍的罚款;而“拿回扣”的医生,则会处以药品销售额10倍以上的罚款。早在3年前,该集团下属医院的一名医生开了一种回扣药,最后被医院查出,仅仅3盒药,罚款高达5000元,此事很快对整个集团医院起到了震慑作用,自此之后,高建功未发现一例“拿回扣”的案例。对于“收红包”,高建功更是带管理团队明察暗访,不断创新管理,完善制度,提前告知每位患者杜绝红包。
  在经历了近二十年的创业和学习之后,高建功的视野更加开阔。如今,他正在考虑对大同市最大的公立医院进行改制,“我一直都是个不断努力的人,尽管我们的企业在很多人眼中规模已经不小,但向前看,其实还是很渺小的,相信我可以做到更大、更好。”

    ○人物简介

    高建功 拥有多个头衔,是大同新建康医院(集团)公司的创始人之一,目前担任新建康医院集团公司总经理、新建康医院院长,同时是大同市民营医疗协会副会长。
  近二十年来,高建功从一个医疗行业的门外汉,成长为谙熟于民营医院管理之道的一位领军人物。在民营医院被“莆田系”所“垄断”的今天,身兼集团总经理的高建功更希望做出自己的特色,领跑本土民营医院。

    ○寄语

   新晋商需要将传统晋商的诚信和创新精神发扬光大。山西晚报“寻找晋商领袖”活动做的正是这样一件事,希望更多有代表性的新晋商能被发掘,让新晋商形象深入人心。

——高建功

    ○访谈——利益和公益并非不可兼容

    山西晚报:在企业管理过程中,您认为什么是决定企业发展的关键因素?
  高建功:不管什么时候,人才都是最重要的。将合适的人才放到合适的岗位上做合适的事,这就是用人的关键。对我们这样的民营医院来说,后勤人员即便成本低,但是一个都不能多;而专业的医疗技术人才即便会为医院带来很大的人力成本,但是多几个一点关系都没有。与此同时,包容也是很重要的。每个人都是有缺点的,一个管理者必须能看到自己团队中人才的缺点并用心帮助他改正,这样才能让人才的效用发挥到最大。
  山西晚报:做企业获取利润回报股东是必须的,做医院同时需要承担回报社会的责任,“新建康”是如何在利益与公益之间寻找平衡的?
  高建功:在我看来,利益和公益并不是不可兼容的。从根本上说,我们要办的就是“老百姓的医院”,在我们的医院看病会保证专家坐诊不收挂号费,药品也是平价的,质量和价格都足以让患者放心。同时,针对“收红包”和“以药养医”的问题,我们有着严格的制度约束,比如针对医务人员“收红包”,我们处罚力度是很大的,发现一次,会处以10倍的罚款,同时科室主任、分管副院长和院长均会处以罚款;若发现两次,会处以15倍的罚款……这样做一方面保证了患者的利益,另一方面对医院来说收获了口碑。我认为对于很多民营医院来说,制约其发展的正是这个最难得的口碑。

本报记者 张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