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瑞林:引领国内绿色制氧业

2014-10-05 11:31:02来源:山西晚报字号:  

    在埃尔集团太原生产基地,很容易被这里的独特气质所吸引,白色的办公楼,蓝色的企业旗帜,正如这家公司的英文名“Air”,一切都是那么清新而自然。这家企业的掌舵者正是贺瑞林。若没有听到他的故事,仅仅看到他儒雅的特质,很难想象正是他用自己超乎常人的魄力和运筹帷幄的能力,让自己的企业几乎引领国内整个绿色医用制氧和绿色消毒行业。

  跳出体制开启创业路

    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贺瑞林,正好赶上了恢复高考的特殊时代。出于对知识的饥渴和想改变命运的愿望,他先后参加了两次高考。在着手准备第三次高考时,正好人民银行在太原的分支机构招干,试着碰碰运气的他,在1980年顺利得到了这份工作。就这样,贺瑞林与金融结缘。1983年,贺瑞林开始了脱产“深造”,最终获取电大文凭。1986年,脱产学习结束后,他很快转入一家国有银行金融部门工作。
  这份稳定而多金的工作被身边很多人羡慕着,不过,随着对金融机构的了解越来越深入,贺瑞林深知这份体制内的工作过于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并不完全是他想要的。随后发生的一件事更加坚定了他脱离体制的决心。在一个下雪天,贺瑞林刚准备上班,在离单位不远处看到自己已经退休的师傅和师母,两个人站在雪地里相互搀扶等待公交车去医院看病。送走他们之后,他瞬间感慨万千,想着自己的师傅在银行辛苦了一生晚景却稍显凄凉,于是便开始考虑离开金融机构。正当纠结之时,毕业于西北工大发动机专业的一位发小邀请贺瑞林一起创业,共同成立公司研发空气分离设备(即将氧、氮气体工业分离),当时,他这位朋友的大学同学在空气分离设备方面的研究已经小有成果,这一邀请让贺瑞林很是兴奋,很快决定辞职。他的这一举动,让身边的亲人大跌眼镜,甚至连他的爱人都无法理解,亲朋好友纷纷劝阻他,不要放弃一份原本稳定、优越的工作。不过,此时的贺瑞林已经下定决心,开始自己的创业之路。

  小小砖瓦厂中的“蛰伏”

    1999年,埃尔公司成立之初,贺瑞林与他的三位合伙人在太原东关砖瓦厂租了一个200平方米左右的车间,盖了几间办公室,聘请了几位刚毕业的大学生和退休工人,公司开始正式起步。由于人员较缺、工作任务繁重、资金短缺等现实条件限制,公司的这些“元老”都是一人身兼多职。比如办公室主任又是锅炉工,一边负责公司内务一边得在大冬天烧锅炉;出纳则兼任保管,除了打理日常收支账务、报销经费等,还要负责保管单位材料。创业最初,这样窘迫的局面,让周围对他们怀疑的声音越来越多。不过,贺瑞林与他的合伙人的干劲反倒越来越足,埋头扎进这个偏僻的砖瓦厂中,反复进行着调试,没日没夜地进行着研发。
  此时,国家正好出台医用氧标准,贺瑞林和他的伙伴们看到了市场的先机,当机立断,决定将空气分离设备的研发制造转向医用制氧设备的研发制造。由于两种设备有很大的相通之处,转换起来并不困难,在技术上,他的公司已经在国内遥遥领先,于是,首台医用制氧设备很快被研发并生产出来,埃尔公司也成为医用氧设备产业化的全国首家生产企业。
  在一次中国医疗器材设备展销会上,埃尔医院供氧设备首设展台,其绿色环保、低成本、较安全的设备让人眼前一亮。但是,新产品想要真正进入市场、被客户所接纳却实属不易。贺瑞林和他的合伙人争取一切机会,与各大医院负责人不停地进行交流,最终他们迎来“第一单”。山西商业职工医院最终同意试用埃尔新产品一年,但是,一年内只支付成本价。一个月后,埃尔集团的设备已经在这家医院安装完成,此后,这家医院成为埃尔集团的稳定客户。
  当山西商业职工医院的供氧设备刚刚安装完成,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便派负责人前去参观,并很快拍板签下合同,让埃尔设备正式走入全国知名的三甲医院——西京医院,其后,全国最大的三甲医院华西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也发来订单,引进埃尔的新型供氧设备。

  为数百家三甲医院提供解决方案

   事情一直都在朝着预想的轨道进行。不久之后,北京、上海、新疆、海南、黑龙江……全国多家大型三甲医院的订单陆续飞来,埃尔公司也很快有了更大的办公场所。
  贺瑞林坦言自己没有太大野心,并非真正的商人,更多时候,希望自己的企业能稳健地经营,避免大起大落。不过,公司的发展速度远远快于人们想象,由于订单不只在山西地区,贺瑞林开始考虑公司在全国的布局,并最终确定把太原作为公司的生产基地,北京作为公司的研发中心,上海作为公司的营销中心。一个小小砖瓦厂带来的高新产业革命,从最初的13人打拼,发展到如今太原、北京、上海三地共150多名员工;从第一家埃尔供氧设备的试用,发展到如今全国500多家绿色医院的订单;从最早的不到300万元产值,发展到如今将近8000万元产值。
  订单越来越多,一些合作方也提出了更加苛刻的条件。一份来自湖南长沙的订单,只给予他们两个月的交货期,在临近春节前夕,员工们必须赶制完成设备。在埃尔公司,所有人都开始了没日没夜的工作,并最终在腊月廿三冒着大雪按时将设备送往长沙。
  如今的埃尔集团,从单一的空气分离产品,到医院生命支持系统(医用气体)、绿色感染控制系统(消毒酸化水)、一体化智能手术室(腔镜)等多元化产品的衍生,已经成为国内排行第一的医院制氧设备和消毒系统提供商,为国内数百家三甲医院提供了整体的解决方案。从2004年起,埃尔集团陆续在青藏公路沿线、西藏全境、青海玉树、四川甘孜等省区海拔超过3000米以上的360多个县乡安装了高原专用氧气工程,长期驻扎在高海拔地区的官兵得以氧气的及时补充。2008年,埃尔集团开发出新式绿色环保消毒系统,为北京奥运场馆的防疫安全贡献力量。此外,埃尔还走入县乡镇卫生所,改善当地匮乏的医疗条件。

  希望有更多合作者介入

    不过,再强大的企业也会有短板。在发展过程中,埃尔公司曾因为研发再投入的资金问题,忍痛搁置两大能源环保研发项目。其中一个项目是埃尔集团与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共同合作研发的石油二次开采,将全国遗弃的废油井再度开发利用,经过长期钻研,他们发现废油井大多数没有开采干净,其中至少还有20%到30%残留新能源,这些废油井若能够再度开发,将是一笔宝贵财富;另一项目是从废弃垃圾中通过分离设备提取甲烷,再次加工制造生成新能源材料,可以提供给公交车动力燃料,减少尾气排放污染。
    如今的埃尔集团,扩大再生产资金仍是遏制其发展的重要瓶颈。于是,有着金融行业从业经验的贺瑞林又开始思考产融结合的道路,希望有更多战略合作者介入,他的企业才能不断做强、走得更远、实现更大的发展。
  在贺瑞林眼中,经营企业有一种骑虎难下的错觉,创业,就像自己骑在一只健壮的虎的背上,行业、市场、竞争者这些老虎们在不停地奔跑,带着自己、促使自己前行,因为无路可退,所以要做得更好。他有一个梦想,让更多有需要的人能用上更纯净的绿色氧气和更环保的消毒设备,为健康事业提供更多有价值的产品和服务。

    ○寄语

    晋商在明清时期驰骋商界长达500年之久,创下了商业史上令人无法企及的辉煌。如今,新一代晋商提倡重振晋商雄风,我认为,这不能仅仅是一个口号,新晋商不管是在家乡创业还是在外创业,都要相互合作,形成一个商帮的崛起。
  另外,山西人较为传统,走出去的勇气和胆识不够,需要多一些冒险精神,传统晋商的创新精神是相当值得借鉴的。

——贺瑞林

    ○人物简介

  贺瑞林 1962年出生于山西太原,高新技术产业创新人,埃尔集团董事长,西安交通大学MBA,上海交通大学EMBA。他于世纪之交创办了埃尔集团,生产基地设于太原,营销中心设于上海,研发中心则设于北京。
  目前,埃尔集团是国内排行第一的医院制氧设备和消毒系统提供商,客户覆盖全国各地,不仅为国内数百家三甲医院提供整体的制氧和消毒解决方案,同时也为五省的高原驻军建立了供氧系统。

    ○访谈——做企业要顺势而为

    山西晚报:在生意场上,由于种种利益关系,合伙人不欢而散的局面比比皆是,但在您的公司,4位合伙人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协同关系,你们是如何协调配合的?
  贺瑞林:如今,像我们这样几个人相伴走下来的企业确实不多,对于这种默契合作,我自己也很宽慰。我们既然在最初能走到一起,是因为都有着共同的价值观和愿景,我们4个人都是60后,从年龄上来说,并不存在代沟,尽管很多时候大家会在企业的经营理念上出现分歧,但总能通过商议和沟通来解决。我认为,在任何一个合伙企业中,核心人物一定要有包容心,能将企业真正当成事业来做,这样才会让企业内部更和谐。
  山西晚报:在管理企业中,您最关注的是什么?
  贺瑞林:首先是市场,无论是宏观还是微观层面,做企业一定要顺势而为,了解客户需求及市场动态,做一个信息搜集的有心人,这样企业才能有出路;其次,我特别看重企业的现金流,流动资金是企业发展的重要命脉;此外,人是很关键的,不管是管理团队还是下面的员工都一样。埃尔关心员工所需、所想,培养他们的市场化视野、拓宽其国际视野,推动国际交流。随着时代的进步,企业需再上一个全新的台阶,在公司内部机制和激励机制上、在商业模式的转变上、在产融结合的道路上、在新产品的研发上、在市场营销的突破上……还需我们不断的创新、创造。

本报记者 张珍 实习生 孙佳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