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存良:延续晋商票号文化

2014-10-10 11:43:04来源:山西晚报字号:  

    “闯深圳”曾是上世纪90年代初很多人的心愿,就在那个时候,聂存良成为南下的百万大军中的一员。从第一次进入深圳到如今扎根深圳,从一位捧着铁饭碗的山西干部到一位经商者,再到如今的深药集团国盛源药业董事长,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余年。
  当记者在位于深圳市深南大道阳光高尔夫大厦23楼的国盛源总部见到这位山西老乡时,他平和亲切的笑容和依旧浓厚的乡音,瞬间让这场对话变得没有距离。谈话间隐隐流露的乡情,更让这位在外打拼数年的企业家多了几分朴实。

  追梦深圳掘到第一桶金

    从山西忻州到广东深圳,两千多公里的路程,在只有绿皮车的那个年代,聂存良曾往返了好几年。
  上世纪80年代末,聂存良在山西忻州地区供销系统工作,从小小的业务员做起,转而做忻州地区贸易货栈,随后一直做到当地一家棉麻公司的老总,职务的特殊性让他有了亲赴深圳寻找货源的便利。与此同时,深圳新的思想观念、新的营销方式、新的管理理论也开始不断输入他的头脑。一开始,他将深圳的经验带回忻州,建起了山西第一家面积达一万多平方米的商贸大厦,并在1990年担任起了这家商贸大厦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一栋楼,几十万元的贷款,成就了忻州当时的一个商业传奇。聂存良清楚地记得,他一手建起来的这家商场,开业时一下子涌进了三万多人,让所有忻州人为之震动。
  虽然建商场为自己带来了不小的满足感,不过聂存良并不满足于长期在国企的工作。当时,正是关于中国发展方向争论最为激烈的时候,自己在深圳的所见所闻让刚到而立之年的聂存良朦胧感到深圳方向的正确,也正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聂存良有了到深圳工作的想法,内心总有一个强烈的声音告诉他,“应该到深圳去!”于是,聂存良选择了一个可进可退的岗位——山西省忻州地区行政公署驻深圳办事处。1994年,为了解决驻深办事处的接待经费问题,聂存良选点南海,租下100亩地,注册了一家公司,依托山西的煤炭资源做煤炭贸易,随着公司的正常运作,驻深办接待费用的问题全部解决,聂存良自己也掘到了属于自己的一桶金。
  不过,在聂存良看来,做贸易仅仅是为了赚点钱,因为,他并不仅仅满足于做一名商人,他认为,只有创自己的品牌才能体现出个人价值。

  自主研发抢占产业链最高端

    聂存良一直在寻找着机会。
  1998年,在外出闯荡的火车上,聂存良无意间认识了安徽医大的一名教授,教授手中的几个科研专利产品引起了他的注意。此后,他便经常去拜访,并认识了更多医疗保健方面的专家,在和专家们多次交流并进行大量市场调研后,聂存良自己申报了几个“健”字号产品。当时的他并没有考虑太多,只是认为医药行业一直比较稳定,值得尝试。当时,没有生产设备,他就委托加工,因为质量不错、价格公平,他的产品很快打开了市场。
  2002年,他置下两万亩地为自己的公司做前期准备。2003年,经过深圳市人民政府立项,聂存良的深圳市国盛源药业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并开始设立自己的生产基地。4年后,在深圳市坪山新区大工业区内,建筑面积近4万平方米、洁净厂房达2万平方米的“国盛源生物制药研发生产基地”建成。
  不过,聂存良的公司一直没有药号,直到2008年,他花费3800万元收购了一家药厂共49个药号,涵盖了儿科、妇科、心脑血管病等多种类型。“国盛源”成立十周年时,公司的产值已经从最初的9000万元增长到16亿元。
  经过二十多年商海打拼的聂存良,深知品牌的重要性。如今,他仍在通过不断努力进行自主研发,希望抢占产业链最高端,打造自身品牌。公司也不断加大对研发技术方面的软硬件投入——在深圳市龙岗大工业区实施总投资将近两亿元的生产基地建设项目,建有大输液车间、中药前处理及提取车间,包含了多条生产线,他希望打造的是从种植到研发,再到生产,最终到流通和营销的全产业布局。

  创新产品获得消费者青睐

    在企业一步步走上正轨之后,如何使自己的产品深入人心,增加更多的消费者对国盛源品牌的认同,则成为一个重要的课题摆在聂存良面前。
  聂存良发现,广东人特别喜欢喝凉茶,茶铺就像山西的刀削面馆一样随处可见,于是决定努力打造一款口味舒爽,清热解暑的饮品,最终,聂存良选择了金银花露。“中医学认为,金银花味甘、性寒,入肺、胃经,是清热解毒消暑的良药,可主治外感发热、咳嗽、肠炎、菌痢、麻疹、腮腺炎、败血症、疮疖肿毒、外伤感染、小儿痱毒等疾病。近年的研究发现,水煎金银花饮服后能减少肠道对胆固醇的吸收,有减肥作用。”对于自己产品的特性,聂存良如数家珍。
  不过,金银花露在市场上其实并不是一个新鲜产品,市场上早已出现类似的产品。于是,在聂存良的带领下,国盛源技术部门对金银花露细心研究,在口味上进行技术攻关,多方努力下,国盛源生产的金银花露大胆创新,陆续开发出了无糖型金银花露、低糖型金银花露、蜂蜜维C型金银花露、牛奶伴侣型金银花露等产品。
  创新的产品获得了消费者的青睐,产品上市以来,国盛源的金银花露供不应求。通过金银花露,公司的其它产品也开始被消费者关注。
  2011年,一家名为“深药集团”的公司最终在深圳注册,聂存良的公司又一次完成了华丽转身。按照计划,明年,“国盛源”将在香港上市。

  涉足金融业延续晋商票号文化

    事实上,除了在药业公司的身份,聂存良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深圳市山西商会的会长。随着企业做大,聂存良也开始涉足金融业。“深圳的资本市场很好,机遇不可错失。”
  而与金融的结缘则来自自己的一次艰难经历。2006年,聂存良由朋友介绍,与深圳一家企业进行互保,担保金额达7000万元。一年多后,对方企业破产,当时还在银行有着几千万元贷款的聂存良不得不为对方代偿资金,三年之内,他为对方代偿的资金多达4800万元,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不过,也因此换到了自己在深圳金融业很好的信誉。于是,经历艰难步履后的聂存良很快开始尝试做金融。
  目前,他已成立晋商投资担保公司、深圳晋商村镇银行和相应的基金公司,进行金融资本运作。在聂存良看来,金融业势必是日后的一个发展方向,“深圳之所以被人称为创业之地,除了政策的扶持、人文环境之外,还因为它集聚了大批金融、证券企业。”聂存良认为,山西的近代钱庄曾执中国金融业的牛耳,要造就更多的山西企业家,同样需要涉足金融,因此,他希望延续晋商的“票号文化”,在深圳将金融做出晋商的特色来。
  如今,遍布海内外打拼的山西人已不下200万人。“晋商多,而且支持家乡企业的热情高,这让我们有条件把钱集中起来办大事。”聂存良计划,将自己的大健康产业作为主体,金融链条作支撑,做成实业和金融业相结合的综合产业。

    ○寄语

    晋商是一个很庞大的群体,各地的山西企业家要珍惜机缘,把握发展的重要历史机遇,传承、弘扬晋商优良文化传统和晋商精神,融合现代商业理念,推动“新晋商”的崛起。深圳市山西商会要进一步促进深圳与国内外其它地区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与合作,真正将晋商精神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再造新一代晋商的光辉形象。

——聂存良

   ○人物简介

   聂存良 如今的深药集团董事长,同时身兼深圳山西商会会长。国企工人出身,从贸易货栈、棉麻公司干起,到主持筹建当年山西最大的开放式购物中心,又从政府办事处主任做到深圳深药集团的董事长,他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成功演绎了一位弃政从商的企业家形象,这样的他颇具儒商风范。
  他是一个性情中人,谈及自己过早离世的母亲和在外求学的孩子,会忍不住落泪;他也是一位有艺术情结的企业家,办公室的装修都是自己设计,壁挂的画作都由自己亲自选择。

    ○访谈——将企业做大做好需要智慧和信息

    山西晚报:据我所知,您的集团公司下有十五六家子公司,您是如何管理这些公司以做到井然有序的?
  聂存良:管理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是对人的管理,这一过程中必须要用新时代的理念。首先,需要通过一系列制度去约束,其次,需要从情感上去感化。
  如今,公司使用着先进的办公自动化软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限,因此,每个公司都可以良性运作。大部分情况下,我是放权的,对于每个子公司都是如此,当然,财务必须集中,集团的资金回收和支付必须进行统一调配,只要定期了解财务情况,一切都会一目了然。
  山西晚报:在深圳似乎从来不缺少商机,但竞争同样激烈。那么,您觉得企业要做大做强,最需要的是什么?
  聂存良:这么多年来从商,我有一个很深的体会,上世纪90年代末,做企业靠的是智商和辛苦,如今,要将企业做大做好更需要智慧和信息,有了过人的智慧,外加最前沿的信息和高科技手段,才能夺得市场先机。

本报记者 张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