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建川:倾尽亿万身家留住民族记忆

2014-10-23 15:19:30来源:山西晚报字号:  

    “作为山西二代,虽然不会说山西话,但还是喜欢吃咱山西的面食、陈醋。”9月3日,回到家乡参加第二届晋商大会的樊建川,在面对家乡媒体采访时,依然对家乡的面食和老陈醋念念不忘。不过,在随后的采访中,与其他企业家侃侃而谈自己的创业经历不同,樊建川谈论最多的始终是自己的博物馆聚落。

  辞官下海经商亿万身家转型

    由樊建川自筹自建的建川博物馆聚落,2005年开馆,震惊全国。许多人看后很兴奋,说它有特色、有内容、有品位。但在当时更多的人却是不理解,甚至认为樊建川是疯子。人们不理解樊建川把辛辛苦苦挣来的亿万家产全部砸进“民间博物馆”这个无底洞,到底是怎么想的。
  而在樊建川看来,其实很简单,因为这是他从小的梦想。
  因为父亲是山西的一名抗战老兵,樊建川有很浓重的抗战情结。年近花甲的樊建川,9岁起就开始收集抗战藏品,一直痴迷到今天。“最早是帮父亲找文革传单,后来又收藏毛主席像章,现在已经有200万枚了。”
  在建造博物馆之前,樊建川的经历也颇有故事,而在外人看来,他已经获得了相当的成功。他当过知青,当过兵,22岁考学深造,两年后毕业任教,随后步入仕途,在34岁就当上四川省宜宾市常务副市长。然而,樊建川是个不能容忍平庸生活的人——曾经让人羡慕的大学教师身份他不满意,因为这是一个“平淡得可以看清楚自己如何老去的职业”,虽然转战仕途平步青云,他依旧难以满足,他需要更大的展示自我的舞台。
   1993年,36岁的樊建川毅然辞官,到成都打工。
  最初他在成都的一家港资房地产企业做办公室主任。一年后,就和几个朋友凑了100多万元起步,办起“建川房屋开发有限公司”,从银行贷了1000多万元开始买地修房子。到2001年,樊建川只用了七八年的时间,已经把企业做进了四川省同行业的前十名。对于他来说,这种成功意味着他终于有足够的钱来大量收藏文物,有条件可以全身心地投入他心目中的那个博物馆了。
  有人认为樊建川是个疯子,他把建川集团辛辛苦苦积累起来的亿万财富一挥手就砸在了博物馆上,公司气派的写字楼也卖掉了,而当时与他不分伯仲的地产商如今早已赚得盆满钵盈。樊建川对此毫不在乎,他在乎的不是现在,而是以后。这个博物馆是以他的个人理想主义为蓝图构筑而成的,但在实施上,又体现了樊建川作为一个优秀的地产企业家精明的商业头脑和颇具远见的眼光。

                                       创造建川模式遗产将赠国家  

    从2003年着手建立建川博物馆,经过11年苦心经营,建川博物馆聚落已经建成开放了抗战、红色年代、地震、民俗四大系列中的20多座场馆,其中展示正面战场抗日历史的正面抗战馆、川军抗战馆,展示美军援华历史的飞虎奇兵馆和不屈战俘馆都是前所未有的。随着建川博物馆知名度的提升,参观人次逐年增加,近两三年每年前来参观的游客已经达到100多万人次,“一说到博物馆,很多人质疑能否盈利。事实上,我们在最初的一年内确实运营艰难,但第二年就达到了不亏损,第三年(2007年)就已经开始盈利了。”樊建川说。
  在房地产界成功发展多年,樊建川兼具晋商、蜀商之长,精明冷静、嗅觉灵敏、与时俱进。他用企业化运作的方式,闯出了一条民间力量办博物馆的路子。在修建了几十个博物馆后,他渐渐摸索出一套“建川模式”,把文化和商业完美结合,走产业化道路,在文化旅游地产中越来越挥洒自如。如今,建川博物馆聚落已被评为4A级旅游景区,博物馆衍生品越来越丰富,配套的餐饮、客栈、会议中心、培训、道具输出等业务风生水起。他认为,“目前状况很好,而且今后肯定会越来越好。”
  对于未来,樊建川告诉记者,自己有生之年依然会专注做一件事:建造博物馆。不过,未来他不再致力于建一个又一个博物馆,而是成为中国最大最好的博物馆提供商,将来卖的不只是一两个博物馆,而是博物馆的策划、立项、建设以及管理。“现在四川、山东、天津多地的博物馆都已经邀请我们去做策划,办博物馆就能谋生,做喜欢的工作同时能很好的生存,这就是人生最好的状态。”
  如果说11年前,别人笑樊建川拿几乎全部身家投在永远收不回本的博物馆上是“傻”,那么,2007年的决定让他之后的持续投入显得更“傻”。2007年底,他在安仁镇口述了遗赠,要在身故后把博物馆和收藏的文物全部捐赠给国家。“有人评估这些博物馆价值80亿,所以我告诉女儿将来去博物馆参观也要自己买门票。”在经历了大半辈子之后,樊建川对人生的领悟已经体现出一种达观之境,他很肯定博物馆的生命将远远长于他本人的生命,博物馆现在是他的,但终有一天会是国家的。如果说樊建川唯一有一点私心,那就是希望几百年后,当人们看到这些博物馆可以知道,这是一个叫樊建川的人留下的。“我曾和王石说过,你们的企业能存活100年吗?”在樊建川看来,人生短暂,但他建的博物馆可以活100年、1000年,那是生命的又一形式。
  有了这一份超脱,樊建川对自己做了如下总结:“我经历了中国最动荡和最精彩的年代,我感恩这个时代,我应该回报这个社会。我捐赠的对象不只是一个孩子、一所学校,而是一个名族。我认为,最大的回报,是开启一个民族的民智”。

   ○人物简介

   樊建川 祖籍山西,1957年出生于四川省宜宾市,曾下过乡、当过兵、任过教、做过官。但樊建川自己最为看重的却是另一个身份——“中国民间收藏第一人”,而且,他还拥有中国也许是世界上最大的“博物馆聚落”——30个分馆,由30个世界一流设计大师设计,总占地500亩,拥有超过1000万件藏品。
  全国晋商中,樊建川可谓一个胆大另类的奇才。他尽散亿万家财,修建了中国最大的民间博物馆聚落;他以一己之力,为国人力挽逝去的历史。他50岁立下遗嘱,要将博物馆全部捐给国家,死后遗体还要剥皮绷鼓,为博物馆赚敲打钱。他坦荡耿直、孤军奋勇、舍私利成大义。他为博物馆疯魔,执着,以安仁建川博物馆聚落,与历史对话,与世界对话,在中国首创了博物馆商业地产开发模式,成为全国晋商中的标杆人物。

    ○访谈——晋商精神重在开拓创新

    山西晚报:此次本报举办的 “寻找晋商领袖”,旨在全国范围内寻找优秀晋商代表,您如何理解和定义晋商领袖的标准?
  樊建川:晋商领袖不在于企业做得有多大,哪怕其规模不大但做得有味道,关键在于是否代表了这个社会未来的发展方向,是否具有长寿基因。在我看来其有两条标准可以考量,一是这个企业是否在某一个行业内扎根扎得深,可以做到不求眼前回报,这样才有可能做得久;另外一个就是这个企业是否能做到深耕细作,哪怕慢一些,但能稳一些。
  山西晚报:您如何看待当前社会环境下的晋商精神?
  樊建川:我认为,自晋商诞生到现在,晋商最大的精神就是敢为天下先,勇于开拓创新,绝非现在外界对晋商的守旧印象。无论是当年的贩茶叶、走西口、穿大漠、开票号,无不体现了晋商开拓创新的精神。对于当下的晋商来说同样如此。一个商帮的兴旺是其思想观念和文化的兴旺,衰败亦然。所以在互联网时代精神盛行的当下,晋商在精神上同样需要与时俱进。
  山西晚报:您对家乡的经济发展有什么建议?
  樊建川:在我看来,山西的投资环境不理想。无论在什么地方,招商引资靠政府很难,主要还是靠商人招商,以商招商。但现在有多少外地商人在山西发展得很大,很有知名度?没有多少。所以对于山西来说,投资环境很重要,首先要能够吸引优秀企业来山西,才能起到带动作用,真正帮助山西经济发展起来。

    ○寄语

    希望山西在省外标志性的人和物越来越多,那说明山西的文化影响越来越大。无论是山西人在海南修建的关公庙,还是在全国各地可见的山西刀削面,都说明山西的文化影响力在增大。期待更多的山西人沿袭晋商开拓创新的精神,走出山西,书写晋商新传奇。                                                                                                                                                               ——樊建川                                                               薛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