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元魁:“四信”中做强责任中前行

2014-09-09 09:42:42来源:中华工商时报字号:  

    经历了改革开放,史元魁从一个"承包人"成为了一家大型民营企业的负责人。其中的种种艰辛,或许只有他自己才能够体会。史元魁对记者说,如果没有政府政策的支持、没有企业对政府的信任、没有与政府良好和谐的政企关系,他的企业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他,几十年如一日,艰苦创业,默默地追求着自己的理想,由一名普通工人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民营企业家。凭着自己执着的追求和顽强的毅力,将一个濒临倒闭的小煤矿发展壮大成为今天的大型民企。他,就是山西陆合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史元魁。

    在取得事业成功的同时,史元魁不忘回报桑梓,以实际行动回报社会多年来的重重关爱,奉献爱心,踊跃参与光彩事业和社会公益事业,个人和企业多次捐款为群众无偿办教育、打深井、修道路、服务新农村建设,累计捐款达近5亿元。

    日前,记者在中央统战部、全国工商联举办的第三期主题培训班上见到了史元魁,也深入了解到了这位民营企业家的创业历程。

    四信为支撑的创业之路

    “我觉得现在所讲的‘四信’和我们企业一直所提的‘四个和谐’就是一个意思。”史元魁对中华工商时报记者说。

    史元魁所出生的洪洞县,矿产资源丰富,上世纪改革开放后,大大小小的煤矿如雨后春笋往外冒,仅史元魁所在的左木乡就有20多座。黄老洼煤矿便是该乡众多煤矿中的一个,就是这个社办(当时称左木乡公社)小煤矿,让史元魁在当地“声名鹊起”。

    1979年,因为自己承包的巷道工程给矿上节约了近20万元的工程款,矿领导对其刮目相看,将史元魁破格提拔为坑口主任,还给他发了500元奖金。500元奖金相当于他1年的工资,从小经历贫困的史元魁心里特满足。彼时,他21岁。从此,史元魁的个人能力开始显现。

    1987年年底的一天,史元魁偶然在路上碰到了时任霍家庄村村长的任天会。聊天中,他得知霍家庄煤矿因缺资金濒临倒闭,任天会正准备去临汾日报给村里的煤矿刊登承包广告,1年的承包费是5000元。“我每年给村里1万元,我来干!”就这样,史元魁与村里签订了10年的承包合同。

    20世纪90年代初,市场疲软,煤炭滞销,史元魁到处为煤炭寻找销路,那时的煤价是每吨11元。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煤炭业遭受重创,史元魁承包的几座煤矿亏损200余万元。1998年,与霍家庄煤矿的承包合同到期,史元魁没再续签。

    就在他举步维艰时,2002年10月,煤炭市场突然火了起来,煤价节节攀升,这是史元魁没有料到的——煤炭市场终于迎来了春天。

    史元魁告诉中华工商时报记者,有人曾经很尖锐地问他,你所谓的政企和谐建立在哪种关系上,逃得开官商勾结吗?史元魁回答说,我对党和政府是充分信任的,在政府无法承担资金的一些项目上,我们的企业倾囊相助,比如一些基础设施建设、助学助教等。我们做了很多工作。

    “所以,一旦我们的企业有问题,我就可以理直气壮地找书记、县长,只要合乎政策,不违反法律的前提下,政府都应该给予帮助。在这种相互信任与合作之下,我们与政府便达成了和谐。政企和谐、企业间的和谐,企业和员工的和谐,企业和地方民众的和谐。这是我们企业信奉的四个和谐,和当下提出的‘四信’也是一个概念。并且我们也是一直这样做的。”史元魁说。

    在民营企业转型升级的大潮之中,史元魁的企业不仅试水高科技产业,在党建工作上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们是临汾市第一家成立党委的民营企业。”史元魁对记者介绍道,“在得到市委组织部的支持后,成立了党委,并积极开展先进教育,我自认为我们在这方面所做的工作比国有企业并不次!”

    信誉与责任的分量

    事业上的成功,使史元魁回报社会和乡邻有了雄厚的物质基础。2001年,史元魁出资40万元,将中心村霍家庄及两个自然村的3所破烂不堪的学校校舍全部翻盖一新,建筑面积达2000余平方米,使学校面貌焕然一新。从2002年起,坚持每年投入20多万元,在学校实行免费义务教育和教师长期奖励制度。良好的激励机制使学校的教学质量迅速提高,2004年霍家庄中心校的成绩在全联校排队第二名,2005年跃升为第一名。

    2003年,为了使村里人老有所养,贫有所依,他建立了村民救助制度,逢年过节,全村的老年人、残疾人、贫困户每人平均补助300元,全村每人发一袋面、一壶油,为他们的生活提供基本保障,受到群众交口称赞。霍家庄村地处青龙山脉,大多数山村,吃水是村民的首要难题。他毅然出资180万元为村里打了一眼830米的深井,解决了村民的吃水问题。去年他又投资70万元建了5个畜水库,解决了李家坪、左木等18个村子以及学校、卫生院5000多口人的吃水问题,并出资20万元为部分村子铺设管道1万余米,将水送到农户家中。

    时隔两年,2005年,日子刚刚好转,债还没还完,史元魁贷款3000多万元,修了条从万安镇左家沟村到霍家庄村的路(当地人称“左-霍路”)。如此大手笔为乡民修路,在洪洞县历史上,史元魁是第一个。他的“壮举”在当时不仅遭股东们反对,甚至连一向深明大义的母亲也极力劝阻。2007年,全长16公里的左-霍公路开通,沿途16个村庄受惠。“人民币就是让人民花的。生死不过一席之地,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最主要的是你给社会留下了什么。”史元魁如是说。

    “我所做的这些,也并不想得到什么赞许,这是企业应该承担的一部分社会责任。我们是做能源起步的,企业的发展是依靠了当地的资源红利,应该取之于民用之于民。企业和市场好的时候,就应该回馈社会。进入2013年之后,市场不太好,煤炭行业一直在亏损,也没有能力像原来那样做公益了,但在企业好转后,我们还要接着做。这正是‘四信’中所提到的对社会的信誉。”史元魁对记者说道。

    自身转型的课题

    在传统行业积累多年之后,2006年,史元魁成立了山西陆合煤化有限公司。史元魁说,民营企业转型升级可以说是一个必选课题。在这个过程中,企业需要政策的支持、资金的扶持、人才的引进。

    2009年,山西煤炭行业资源整合。而在2008年,史元魁已预感到煤炭资源整合即将到来,遂与上海绿地·云峰集团“联姻”,一举兼并4座洗煤厂、2座焦化厂、18座煤矿,陆合迅速壮大。

    煤炭资源重组后,山西煤老板们开始了产业转型的创业历程,史元魁也在寻找着合适的项目。

    一日,太原理工大学一教授找到史元魁,称太原理工大学新材料研究中心有能填补国内空白的大功率LED外延片、芯片等系列产品的技术,但缺乏资金,希望能与其合作共同开发这个项目。

    对于煤炭行业,史元魁很自信,但面对这个陌生的领域,他没有立刻拍板。随着一批相关技术人才的加盟,他决定投资这个项目。

    煤,终究会枯竭。变,才是永恒。“自己啥也不懂,投资也不是个小数,风险性太大。”有人劝史元魁慎重考虑,“国内有很多生产LED外延片的厂家,但主要技术均处于中等技术水平。在太原理工大学新材料研究中心攻克技术难关并申报技术专利的前提下,只要能够填补国内技术空白,我愿意赌一把。”

    于是,史元魁与太原理工大学达成合作协议,自己控股55%。后又与北京工业大学合作成立山西飞虹激光科技有限公司。2012年,该公司生产的大功率半导体、光纤激光器参加了“2012慕尼黑上海光博会”,受到国内外同行的关注。

    现在,史元魁已为该项目投入12个亿。为了融资,除了跟朋友们借款,他将自己10%的股份出让给了上海绿地·云峰集团。研发人员并未让史元魁失望,其研发的大功率白光LED用的外延片、芯片等系列产品工艺技术,捧回了“山西省高新技术进步一等奖”、“山西省科学技术发明奖”。

    史元魁一次大胆的跨越,让“陆合”迈进了山西省“转型跨越优秀企业”的行列。“可以说,在山西,我们的技术走到了最前列,我们可以和美国、日本做出一样的大功率激光器所用的材料。我们的公司,有26个博士,8个博导,120多个硕士生。每年有四五十项专利。”史元魁自豪地告诉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