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精神病人”的精神家园

2014-09-12 10:55:23来源:三晋都市报字号:  

   2003年,他依靠开游戏厅、溜冰场掘得的第一桶金入股了几个小煤矿,开始了日进万金的煤老板生涯;
  2008年,在煤矿掘得了过亿财富的他成功转型,接手了大同城东一座叫乌龙峡的山谷,启动了进军文化产业的征程;
  2010年,在商场拼搏多年的他迷上了国学,先后进入人大哲学系和北大国学研究生班进修,变身为人们眼中有文化的煤老板;
  2014年8月,包含了丰富国学精神的两座人文柱在乌龙峡景区建成,凝聚了他数年心血的乌龙峡已变成一座具有丰富文化内涵的旅游景区……
  他就是冯学光,一个有文化的煤老板,一个用国学思想打造自己精神家园的当代企业家……

煤老板的焦虑

   冯学光走入大多数国人视野中的时间是在2013年。那年10月,一篇题为《山西亿万富翁倾其家产搞旅游被家人两次绑进疯人院》的报道最先在《凤凰网》及《新华网》上发表,并很快被腾讯等国内外多家媒体广为转载,冯学光的故事一时传遍大江南北。煤老板、文化商人、精神病患者、北大国学院学生、哲学博士,这些风马牛不相及的身份,开始神奇地在他身上汇集……
  有着众多头衔的冯学光最初一个比较响亮的身份是煤老板。2003年,中专毕业的冯学光依靠开游戏厅和室内溜冰场掘得了第一桶金,入股了几个小煤矿,成为当时最为风光的煤老板队伍中的一员,并很快积攒了过亿财富。做煤老板的日子里,冯学光真正尝到了日进斗金的滋味,好的时候,一天能有百八十万元的进账,这让他对钱的感觉越来越淡漠。财富滚滚而来、生活无忧无虑,冯学光的心却始终安不下来,而且越来越焦虑。冯学光的焦虑来自所处的特殊环境:围绕煤矿的开采,社会上的各色人物纷纷亮相,看似风光十足的煤老板常常要低三下四,应付来自各方的骚扰。钱的付出是必需的,从挣得的收入中拿出一部分冯学光并不感到心疼,让他难受的是尊严的付出。冯学光越来越厌倦这个早已被社会诟病的行业,最挣钱的时候,就开始有了退出的打算。2008年,国家对小煤矿的关停并转政策出台,早已厌倦了财富追逐的冯学光趁机退股转型,告别了声誉江河日下的煤老板身份。
  退出煤矿经营后,冯学光开始了再次创业的历程。当年,与冯学光一起退出煤矿经营的有很多煤老板。失掉了赖以生财的煤矿,虽然手里的钱可以保证几辈子吃穿不愁,可无事可做的状态还是让许多人感到了存在感消失后的失落。在各色人等的蛊惑下,煤老板们开始四处投钱,兴办产业,但因为经营不善,大多血本无归。冯学光的一位煤老板朋友在几个发屋小姐的鼓动下,拿出100多万元,接连开了四五个洗脚屋,结果一个都没开成功。在一次聚会中,那位煤老板朋友喝多了酒,痛哭流涕,哭的不是钱没了,而是做不成事。有过那样让人羡慕嫉妒恨的经历,却忽然间变得无事可干、干事不成,变成了人们眼中的低能儿,情绪上的失落当然在所难免。
  冯学光理解朋友痛哭的原因:一边是数以千万计的财富,一边是不被认可的土豪身份,当中巨大的落差感很多人都适应不了。冯学光不想让这样的烦恼也纠缠住自己,他认定他们焦虑的主要原因是没文化,适应不了社会的变化。在众多的煤老板中,中专毕业的冯学光算是文化较高的了,自认为有点文化的冯学光将自己的创业之路定位于文化,他想办一个与文化相关的产业。就在冯学光明确了创业想法的时候,大同市开始了城市转型建设,文化旅游被当做了一项重要的产业,冯学光决定抓住这个机会。2008年,经过多次考察后,冯学光把目光瞄在了大同城东一座叫乌龙峡的山谷,开始了人生一次重要的创业征程。

                                         “精神病人”的挣扎
  
乌龙峡位于六棱山下,桑干河从谷中穿过,是一条长约10公里的狭长沟堑。冯学光将峡谷拿到手后,先做了3000万元的投资预算,这对于有着上亿家产的冯学光来说不算什么大事。冯学光没有料到的是,这个看上去不大的山谷,却像个无底洞一样,3000万元下去,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于是,3000万元变成6000万元,6000万元变成8000万元,转眼间,乌龙峡就吸走了冯学光上亿元的财富。
  水一样流走的资金将转型文化产业的冯学光一下子推到了风口浪尖。先前的合伙人急了,冯学光急了,家人更急。家人开始劝冯学光“悬崖勒马”,连他七十多岁的母亲都开始流泪劝他收手。冯学光没有听从劝告,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已经上路,就要有勇气走下去。冯学光的勇气越来越让人不能理解,大家都把他的坚持看作是精神上出了问题。为了挽救他们的朋友、家人,大伙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给冯学光治病,帮他走出精神的障碍。
  2009年的一天,正在乌龙峡忙乎的冯学光被几个精神病院的医生强行带走,冯学光疯了的消息也迅速传遍景区。囚禁在精神病院的冯学光与外界彻底隔绝,他尝试了各种方式,试图证明自己是一个正常人,最终都以失败而告终。恐惧、无助、愤怒、悲凉、绝望、歇斯底里……无数种感受交织着,他甚至能感受到精神病人的精神世界。
  从被迫吃药、被迫打针到配合和顺从,冯学光平静下来了,不是妥协,是反抗无效后的冷静、是冷静之后的思考。一个人的理想和追求有悖于多数人时,承受不了众多的非议,就神经了,众多的非议形成联盟时,就被神经了,冯学光是后者。
  结束了第一段精神病人的生活,冯学光又回到了乌龙峡。冯学光遇事不再热血、不再盲目、不再固执,凡事需要解决的方法,他意识到仅有的知识不足以强大他的内心、不足以支撑他的理想、不足以成就他的事业、不足以排除接踵而至的困难。他放缓了景区建设的速度,加快了武装自己的脚步。
  精神病院的医生第二次来到乌龙峡景区的时候,冯学光提前做好了应对的准备。他主动和医生来到医院,然后主动要求面见主治医生,当医生一进病房,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揪住医生的衣领,把医生逼到墙角。冯学光抓住了人的弱点,运用了人们最害怕的武器:他以黑社会的力量威胁医生,让医生彻底投降,顺利地走出了精神病院。
  两次精神病院的经历,让冯学光明白了一个道理:个人精神的强大是多重要的一件事,自己强大了,对方的强大就会被压制。在被精神病的环境中挣扎了一段时间后,冯学光的精神格外地强大起来。两次被精神病的经历,让他彻底超越了小我,摆脱了儿女情长的羁绊,一个心生大爱的冯学光诞生了。景区不再是冯学光家族的财产,亲人不再是乌龙峡的管家。乌龙峡将承载着冯学光的理想,蜕变成一个文化朝圣、心灵净化、道德回归的人文景区。
                                 乌龙峡里的《英雄赞歌》

    摆脱了“精神病人”的桎梏,冯学光终于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打造乌龙峡景区了。回到景区,冯学光首先做了几件事:第一件事,把家人“请”出乌龙峡管理层;第二件事,扩大景区规模,上马滑雪滑草场,年底完工;第三件事,为景区建设招兵买马,打造自己的队伍。
  滑雪滑草场建设工程全面开动起来,年底运行的广告也打了出去。工程的主体是一条长长的坡道,需要将近乎直立的崖畔硬生生削下一块,磨成适当的坡度。乌龙峡地处大同火山群内,陡峭的崖畔遍布着坚硬的火山石,人站在上面都难以立足,想要在上面工作,削成斜坡,更是难上加难。除了施工人员,冯学光还雇了挖掘机、推土机,人机一起干,进度还是上不去。2010年冬季的一天,冯学光远赴东北的牡丹江采购设备,办完事准备返回大同时,一场大雪降临,飞机无法起飞。就在这时,景区打来电话,说挖掘机师傅嫌石头太硬、太多费机器,罢工了;员工们嫌天气寒冷,集体躲在屋里烤火,工程没法干了。年底滑雪场开动的广告已经遍布全市,现在罢工简直是要命。冯学光立即买了回大同的火车票,心急火燎地往景区赶。天寒地冻的北方,白雪无垠,冯学光心里的火却一个劲地往上蹿。冯学光睡不着,陈芝麻烂谷子大事小事杂乱地浮上脑海。一片杂乱中,一首熟悉的老歌的旋律渐渐清晰起来,冯学光拿起笔,写下了一段从心底涌出的文字。
  从牡丹江赶回大同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冯学光匆匆睡了一晚,第二天一早就赶到了工地。进入工地后,冯学光没有讲大道理,而是把大家集合起来练唱歌。歌的曲子是从电影《英雄儿女》中下载的,词是冯学光在火车上写就的,铿锵有力,贴近现实:寒风呼啸唱英雄,炮锤击石敲金鼓,桑干河水作合声,开拓勇士破巨石,舍生忘死建奇功……开始的时候,员工们只觉得好笑,没几个人跟着唱,冯学光先自己直着嗓子喊、合着曲子唱,越唱越有情、越唱越有劲。终于有员工被感染,跟着唱了起来,越来越多的员工加入进来,最后,歌声响彻山谷,乌龙峡的英雄赞歌唱出了惊天动地的感觉。一时间,山谷里激情澎湃、群情振奋,员工们的情绪被调动起来了,寒冷被抛到了脑后;挖掘机司机也忘了石头的坚硬,冯学光把他也编进了歌里,他的干劲比石头更硬;冯学光也加入到建设的队伍当中,上上下下,哪里危险就到哪里,给员工做出了榜样……受影响的时间就这样被夺了回来。2010年年底,滑雪滑草场按时完工,乌龙峡景区按时开业,首届大同冰雪节成功举办。冯学光为大同人带来了一个不一样的冬天。
  自己被精神病之后,冯学光首次把精神的鼓舞用在了乌龙峡的建设当中。从此之后,冯学光更加笃信精神的力量,乌龙峡又陆续有了更多鼓舞士气、鼓舞精神的歌曲:《乌龙峡》《咱乌龙峡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乌龙峡气节歌》……都是熟悉的曲子、新编的词儿,朗朗上口,旋律优美,人人都要学,每天都要唱。冯学光用这一特殊的形式,把自己的精神思想向员工灌输。
  冯学光说,这并非是一种简单的形式,而是自己思想理念的传承。潜移默化,润物无声,乌龙峡的企业文化就在这样的氛围中慢慢形成了。
  也就是在这样的精神传承中,乌龙峡的景区建设也呈现出日新月异的变化:
  2010年,梁祝飞来冢、水上竹筏、滑雪滑草场建设完成;
  2011年,顾炎武驻足处、西游记文化旅游线完工;
  2012年,幽谷寻根等寻根路线投入运营;
  2013年,百家姓文化墙等顺利建成;
  2014年,飞碟射击、气炮、真人CS野战项目等在景区铺开……
  一个集文化、娱乐、服务于一体的乌龙峡景区日趋成熟。

                                              穿迷彩服的员工

    “立正!稍息!报数!”当太阳从桑干河上徐徐升起,宁静祥和的峡谷里口号声响起,上百号人身穿迷彩服,聚集列队。号声响起,整齐嘹亮的操练声响彻山谷。
  这里不是练兵场,操练的人也不是军人。这是乌龙峡景区的早晨,身穿迷彩服的队伍是乌龙峡景区的一个个热血员工。军事化的管理、军事化的要求,军人一样的行事作风,这是冯学光全力打造的乌龙峡企业文化的重要部分。
  冯学光的企业文化建设是他的整个文化理念的一部分。他的乌龙峡有自己的公司纲领,而且随着形势的发展而变化,实现新型城镇化是最新的内容;公司有自己的目标:转型发展,跨越发展,文化兴业,绿色崛起;有自己的宗旨:遵从自然,以人为本,崇尚科学,追寻和谐;有自己的理念:明礼诚信,服务至上,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特,传承晋商文化,打造传世品牌;有自己的使命:让大同更美好,让中国更美丽……此外,公司的发展愿景、企业精神、核心价值观……也都清晰明了,被镌刻在了景区显眼的位置。
  冯学光明白,所有这些内容,想让员工真正了解、理解,就不能只是挂在墙上、写在纸上,而是要记在心上、刻在脑子里,使之融入每个人的思想。
  为了这个融入,冯学光在乌龙峡实行了军事化的管理制度:迷彩服是所有员工的工作服,员工的作息工作时间由军号指挥。每天早晨6时30分起床号一吹响,《相信自己》等高亢的音乐便随之响起,半小时后准时开饭,7时30分所有员工便齐集峡谷小广场,喊口号、背公司宗旨纲领、唱乌龙峡赞歌……及至经理介绍完当天的工作安排,员工们两两相对,四掌相击,同时发声:“我是中国龙,不是中国虫,我们是一群中国龙。”然后列队解散,投入到崭新而忙碌的一天中。
  冯学光说,这不是面子工程,而是为了培养员工的自信心和对企业的荣誉感,这样的正能量重复是一种精神暗示,可以让员工的精神强大起来。
  除了制度上的管理,冯学光的乌龙峡还注重文化的引领、情感的渗透、精神的感召。对此,在这里工作的人感受最深。
  在60岁的吴展德眼中,乌龙峡不仅是企业,还是学校,也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吴展德原是阳高县江底村的一名村民,平时在工地上做一些体力活。2010年5月份他来到乌龙峡,现为景点某项目的一名主管。从农民到景点主管,吴展德一路走来、一路学习。2012年,冯学光带领公司骨干,前往湖南学习,吴展德便是其中的一员。在那里,吴展德学习了企业管理、感恩回馈、打造团队凝聚力等前半辈子从没有接触过的知识,也开启了他的再次学习生涯。此后,在公司的组织下,他多次到太原、大同市里的知名企业,学习别人的先进经验。
  吴展德告诉记者,自己膝下有两儿一女,这几年,妻子检查出肺心病,医药花费巨大。冯学光得知其情况后,组织内部捐款,为他凑得了一笔急用钱,助其家人渡过难关。吴展德的妻子得知后,深受感动,她为丈夫在这样好的环境中工作感到非常欣慰,勉励吴展德好好工作,回报公司。像这样的捐款事例,公司内不止一次。吴展德说:“作为一个农民,家里时而有农活,又有病患需要人照顾,老板很是体谅,家里忙的时候允许我迟来早退,以心换心,上级体谅员工,我们也体谅老板,尽心尽力为景区发展做贡献。”
  乌龙峡虽然风景优美,却地处偏远,来这里工作,自然远离城市里的娱乐场所,但依旧吸引了不少有志青年前往磨练。今年刚满20岁的女孩翁贺贺就是其中的一位。翁贺贺家住灵丘,初中毕业后便进入社会闯荡,到饭店当服务员、去药厂做打票人、帮人收鸡蛋、在商场卖手机……今年5月份,在一位师哥的介绍下,她来到乌龙峡,做起导游来。说起乌龙峡对自己的影响,翁贺贺娓娓道来:“刚来这里时,因为离家远,每天风吹日晒,饭菜也不太合胃口,确实有些不适应,也曾打过退堂鼓,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逐渐喜欢上了这里的氛围。”她告诉记者,乌龙峡景区人文环境好,人与人之间很真诚,在这里,她既能学习到知识、开阔眼界,又能教会她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方式。现在,她在这里工作已有3个多月,她觉得自己素质提高了,团队意识增强了,人也比以前平静懂事多了。

                                        人文柱与国学墙

    多年以前,冯学光曾是个有文化追求的煤老板。从接手乌龙峡的第一天起,冯学光就把打造一个有文化内涵的精神家园当作自己奋斗的目标。在致力于乌龙峡景区建设的过程中,冯学光也始终没忘记对自己文化的充实。
  2010年3月,冯学光以一年5.8万元的学费到人大哲学系高级总裁班学习哲学。2012年8月,又上了北大国学研究生班。两次学习经历,让冯学光对文化有了另外的理解。上善若水,厚德载物,以人为本……这些凝结了先人贤者智慧的词汇,让冯学光领悟到了许多以前没有领悟到的东西,学会了用哲学的思维去解决工作中遇到的问题,用国学知识陶冶自己的道德情操,平复对待工作生活的态度。具体来说,就是懂得了更多人生的道理,懂得了社会责任,懂得了有舍才有得,懂得了诚信的力量、博爱的可贵……这是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冯学光想把这些财富与人分享,分享给自己的员工、分享给他面对的这个环境。
  2014年春天,容纳了冯学光国学思想的一对人文柱在乌龙峡景区大门外破土动工。这对人文柱平面面积64平方米,外貌酷似上海世博会的中国馆东方之冠,四周壁上篆刻着国学内容的文字,里边分别有三层的展厅和讲坛。在冯学光的规划中,那些展厅和讲坛将成为国学文化的重要传播基地,他要在里边举办国学内容的展览,请国学大家来讲课授业,弘扬国学精神。
  2014年8月,寄托了冯学光诸多期望的人文柱顺利完工,柱子的四周刻满了与国学相关的内容:“诚信”“明理”“生死”“舍得”“和合”,每一个词汇还有相关的诠释。“人文柱落成后,乌龙峡企业文化多了一项内容。”乌龙峡党支部副书记、总经理吴占英说。“人文柱前,冯总经常指着柱子上的文字,向员工讲解国学的含义。”吴占英说,每天早上学习企业文化时,面对人文柱,每位员工还要结合实际谈谈对这些文字的理解。
  建“人文柱”的意图,只有冯学光能说得清楚。冯学光想让乌龙峡的每一位员工都清楚自己的理解。在人文柱的一面墙壁上,镌刻有冯学光亲书的一副楹联,上联是:六棱山下看破天地沧桑痴情皆为终生累,独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下联为:桑干河畔淘尽古今人物好梦都成千古恨,唯河水东流去一路心如歌。其内容感人,文化底蕴深厚,非亲身经历乌龙峡沧桑变化者很难体会其中滋味。
  在该副楹联的背后,正是高高的六棱山,长长的桑干河。山巍巍,水潺潺,为冯学光的精神家园乌龙峡搭建起了最美的背景。
  

本报记者 刘素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