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俊:让古城乳业重生

2014-09-24 15:56:51来源:山西晚报字号:  

  古城乳业脱胎于1982年建厂的镇办企业“山阴城奶粉厂”,1995年与荷兰依美公司合资建设分厂,1997年组建集团公司,注册资本8580万元。2001年,在“国退民进”的改制大潮中,改制为民营股份制企业。2008年的三鹿事件中,古城乳业召回产品、交纳赔偿款,损失近1.2亿元。产品销售下降,出现了资金困难,拖欠奶农奶款约3000万元。彼时的掌门人乔道首萌生退意。
  2009年6月初,古城乳业突然换了主人——翼城商人王志强接替乔家,担任公司法人代表、董事长。通过股权置换,王志强出钱买下乔道首和职工退股的股权,占总股份的63.91%。42岁的王志强信心满满:投资4亿元,新上七大项目。而稍远一点的目标是,“争取于2011年上市”。
  可惜,美好的愿景并没有改变古城的现实。王志强入主后,公司依旧销售不畅、周转资金严重短缺、拖欠奶款越来越多,跟随古城乳业多年的奶农开始转投蒙牛和伊利。那时,山阴县里抱怨声随处可闻:“古城乳业的新东家拖欠奶款不给”“我们连年也过不了了”。不仅奶农,工资被拖欠的古城乳业职工也倍感心寒。
  力不从心的王志强想“撂挑子”。可是,近两个亿的担子谁能挑得起呢?有人想到了郭俊,一直经营煤矿的本地汉子。没想到,郭俊只考虑了3天,就拍了胸脯:“我接!”

果断“亮剑”

    2010年2月12日,郭俊在股权转让协议书的受让方签字,一次性支付了6000万元股权转让金后,以占古城乳业63.91%的股份比例,成为古城乳业的第一大股东。
  一时舆论大哗。许多人都认为郭俊是疯了——放着好好的煤矿不经营,却接上了投资大、回报小、风险多、管理难的烂摊子,弄不好就血本无归。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郭俊就兑现了拖欠奶农的奶款、供应商货款、员工工资等,投入资金达2亿元。
  郭俊对企业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创新,对产品安全、人才管理、制度建设和职工福利方面进行了既科学又人性化的变革。在资金紧张的困境下,他先后投入几千万元购置了全省一流的检验、检测设备,确保产品质量的出厂安全。“奶品即人品,次品是敌人”是他的口头禅。花重金聘请了上海知名营销团队开拓市场,以此进一步发展壮大市场规模;对奶源管理、原料采购、产品包装实行科学竞标,确保有资质、讲信誉、重安全的企业成为放心供货商,用科学的管理机制来确保奶品生产线的每一道工序、每一个流程万无一失,确保消费者喝上放心奶。
  同年5月26日,古城乳业在太原召开招商大会,喊出了响亮的口号:“古城亮剑,决战2010”,推出了6种高附加值新型乳制品,吸引了全国各地300余名代理商的眼球。
  经过一年多的拓展式运营,古城乳业研发出了20多种新产品,日消耗鲜奶200吨,成为国家农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山西省最大的乳制品加工企业、全省唯一的学生奶生产基地。同时,企业又投资800多万元上马国内最先进、可检测126个项目的自动化乳品检验系统;投资4.5亿多元新建5000头奶牛大型现代化养殖场,全方位提升品牌竞争力。
  2012年9月13日,记者参加了古城乳业利税突破3000万元大关庆祝会,当年古城乳业实现利润4300万元。对于一家固定资产近4亿元的企业,利润或许微薄,但是对“古城”来说,却是涅槃重生的起点。

涅槃重生

    涅槃重生的古城乳业迈开了大步向前走。研发新产品、开拓新市场、上马新项目,古城乳业不仅走出了困境,而且实现了成功转型,去年实现销售收入10亿元,利税7800万元。
  去年夏季的异常高温,致使各地的牛奶产量下降。而随后的新西兰恒天然奶粉污染事件又使奶源进口受限,一场奶荒迅速席卷全国。为了“填饱肚子”,各乳企纷纷把手探到其他企业的奶源基地“抢奶”,但一些企业日均收奶量仍不及往年一半,只得采取减产、提价等措施救急。
  然而,古城乳业“风景这边独好”,去年的鲜奶收购量同比增长21.53%。古城乳业化解奶源之困靠的是什么?靠的是勇敢担当!靠的是奶农的信任。
  2012年年底,省农业综合开发办推出“市场决定资源配置”新探索。他们打破长期以来自己直接遴选项目实施单位、分配财政“蛋糕”的做法,将财政资金扶持朔州建设优质奶源基地的项目联合申报自主权下放给古城乳业,委托他们代选实施项目的奶牛合作社,并操刀切分财政“蛋糕”。省市县三级农发部门层层签订责任书,山阴县农发办还与古城乳业签订了法律协议,明确要求该企业必须承担起两项责任:一是负责组织各奶牛合作社按要求、保进度完成项目建设任务,二是对其中的750万元财政有偿资金负责“统借统还”。
  这样,省农发办的支农资金花得安全高效。但作为古城乳业,替政府分担了任务却没有分文报酬,一旦有奶牛合作社违约,自己还得连带赔付。
  郭俊却不这样想,“如果项目收不到预期效果,不但我们扩大优质奶源基地的设想泡了汤,另外还得替合作社偿还财政有偿资金。头上戴着‘紧箍’,这就逼着我们不敢在选合作社、分配项目资金时送人情、走后门。公司吸收省畜牧局专家和公司奶源部、财务部负责人等共同组成项目实施领导组,一把尺子量到底。”
  最后,公司从上百个合作社中选定的28家扶持对象,个个都是“亟须帮扶,并且扶一把就能‘跑起来’的优秀合作社,共涉及奶农1600余户。古城乳业派驻这28家合作社的原奶质量监管员又顶上了“项目监督员”“工程技术员”的新头衔。在驻地“技术员”李海滨的提议下,山阴县顺源奶牛合作社对扩建牛舍的设计方案做出修改,将单排牛舍改为双排,仅此一项节省开支10万余元。
  如今,28家项目实施合作社都驶上了发展快车道,预计今后每年可新增销售收入5100余万元,新增利润250余万元。古城乳业已拥有132家奶站,覆盖了朔州市18个乡镇、94个村,每天200多万元奶款进入奶农“腰包”,涌现出了一大批“奶牛村”“亿元村”。
  古城乳业的勇敢担当,换来的是优质奶源的保证和极高的美誉度。目前,古城乳业已发展成为我省规模最大的集奶牛饲养示范、乳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现代化企业,是全国10大乳制品集团公司之一,山西惟一的学生奶生产基地,先后获得“农业产业化国家级重点龙头企业”“中国学生饮用奶定点生产企业”“山西百强中小企业”“全国守合同重信用企业”等荣誉。
  而对于古城乳业来说,最高的赞誉还来自于合作的奶农。
  9月18日,记者在应县泉源奶牛合作社采访时,负责人于占海拍着胸脯说,只要20万元财政有偿资金的还款期一到,自己保证不拖不欠,“古城乳业在咱最需要的时候支了一膀子,咱又怎么会做出有钱不还的亏心事?”山阴县金牛合作社负责人刘文官说的也是“掏良心的话”,“有的企业旺季加价抢奶,淡季压级压价甚至拒收,万一有个闪失,合作社可跟着担不起。我觉得还是跟古城这样对农民有真感情的企业打交道放心。”

    ○人物简介

    郭俊,男,1956年出生于山阴县玉井镇米庄窝村,2010年2月担任山西古城乳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1998年荣获朔州市山阴县劳动模范;2001年荣获朔州市劳动模范;2005年荣获山阴县“以企带村”模范;2008年荣获山阴县“诚实守信道德”模范;2009年荣获朔州市委“党员发展带头人”;2010年被评为中国优秀民营企业家,并荣获中国公益总会 “山西省公益贡献奖”;2013年度“山西好人”榜评他为“助人为乐”好人;山西省优秀共产党员、转型发展带头人等。

    ○寄语

    山西晚报“寻找新晋商领袖”活动意义重大。希望通过寻找新晋商领袖,唤醒晋商的进取精神、敬业精神、群体精神,诚实守信服务大众。                  ——郭俊

    ○访谈——发展壮大企业,带动农民增收

    山西晚报:支撑古城乳业不断发展的企业精神是什么?
  郭俊:是诚信、争先、感恩、合作、分享、创新。
  山西晚报:您当年为什么要接手濒临倒闭的古城乳业?
  郭俊:乳制品生产经营是一个微利行业,投资大、回报小、风险多、管理难,弄不好会血本无归。你会问,那你把两个多亿投进来,不是成了傻子?跟你说实话,我就没想着在这上面挣钱!我不缺钱花,想的就是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古城”垮掉,让靠养牛发家致富的乡亲们寒心。我是一个山阴土生土长的山里娃,开煤矿挣了钱,靠的是党的政策和山阴的山山水水。现在乡亲们需要自己付出了,咱不能假装不知道,自个儿自在逍遥,忘了乡亲们的养育之恩。
  山西晚报:古城乳业现在已经进入良性循环,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郭俊:发展壮大企业,带动农民增收是我们的发展目标。从种好草、养好牛、产好奶、生产沼气的生态农业循环体抓起,把现有的“种草→养牛→产奶→治沼→有机果蔬→放心乳品”的产业链条延伸拓展。总投资12亿元的现代奶牛乳品产业标准化生产体系建设项目包含多个子项目:3000亩牧草种植示范基地、万头良种奶牛养殖示范场、年产20万吨的奶牛复合饲料加工厂、年产30万吨液态奶的生产车间、1500m3/日污水深度处理回用工程、食品包装纸箱厂……古城乳业要在“十二五”期末,成为产值超过20亿元、利税超2亿元的全产业链乳品龙头企业。

本报记者 王晋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