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追求精神境界者的家国情怀 ——记大同乌龙峡集团董事长冯学光的创业之路

2014-09-10 16:08:58来源:山西日报字号:  

    一个中专学历的煤炭从业者,拥有了梦寐以求的财富后,他并没有享受到财富带来的快乐。他厌恶别人对他煤老板的称呼,他想要通过转型发展,做一件更有意义的事情。
  他把所有的资金投入了大同一条长约10公里的狭长沟堑上,以文化旅游产业开始了他新的创业之路,却被家人两次强制送入了精神病院。
  困惑中,他去北京求学,哲学和国学让他彻底超脱自我,笃信大爱,并且把这种淡然与坚定渗透到了生命当中。
  他就是大同乌龙峡集团的董事长冯学光。
                              实干:在无畏的拼搏中创建精神家园
  
在大同商界,冯学光算得上是一个传奇般的人物。2003年,在大同商界打拼了十多个年头,掘得了第一桶金的冯学光开始进入煤炭行业。短短几年时间,冯学光的手中便积攒了一些财富。2008年,国家对小煤矿的关停并转政策出台,早已厌倦了财富追逐的冯学光趁机退出。
  冯学光开始为自己寻找新的发展之路。冯学光把自己的新事业首先定位于实业,其次要有文化的内涵,实干兴邦的理念那时正在他的心中萌生。2008年,大同的古城重建工程正处于兴盛时期,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大同城东50公里处一条叫乌龙峡的峡谷,决定在此投资,与城市文化建设同步,打造出一个集餐饮、住宿、旅游和度假为一体的生态旅游景点。
  在冯学光心中,那是一个乌托邦般美好的心灵家园,山青青,水碧碧,有文化内涵,有历史传承,是一方能洁净灵魂的精神家园。
  冯学光满怀信心地踏上了征程。然而,现实比想象残酷得多,冯学光很快发现,那条凝聚了他希望的山沟就像一个无底洞,3000万元的启动资金砸下去,一下就不见了踪影。之后,3000万变成6000万,6000万变成8000万,几年下来,这条10公里长的山谷吞掉了冯学光上亿元的财富,而他心目中的乌龙峡还没有完全成形。
  眼看着手里的钱一天天减少,合伙人急了。没过多久,合伙人便宣告退出,冯学光却选择了继续坚守。无望的挣扎让家人开始怀疑他的精神是不是出了问题。之后一段时间,冯学光先后两次被家人强行送入精神病院,但是他执着的追求从未改变。
  走出医院后,冯学光的精神家园创建再次启动。他开始更多地思考企业家的社会责任和社会道义。他是一个有精神追求的人。他不想做人们眼中的“土豪”,而是想用自己的方式回馈社会,做精神的贵族。为此,他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回到乌龙峡,冯学光马上做了三件事:第一件事,把家人“请”出乌龙峡管理层;第二件事,立即建造一座滑雪滑草场,扩大乌龙峡的建设规模;第三件事,大量招收当地村民为员工,在为他们提供就业岗位的同时,打造起自己的创业团队。
                                  厚德:用文化的力量塑造人生理想
  
经历了人生的波折,冯学光心中的想法渐渐清晰起来:他心目中的乌龙峡不能只是一个简单的旅游景区,而是要成为一个有文化理念、有精神传承的品牌,一个呈现其精神追求的宣传基地。这是他人生的理想,也是他奋斗的目标。
  打造一个文化理念有精神传承的乌龙峡,说起来容易,实施起来却难度重重。如何启动,从哪儿下手,无不考验着操作者的智慧。冯学光首先把精力放在了景区文化内涵的挖掘上。相传明末清初著名学者顾炎武自京城来山西讲学,途经乌龙峡流连山水风光逗留数日,据此景区建起了顾炎武驻足处;据传明代大作家吴承恩妻子的祖父曾为大同巡抚,常拿云中奇闻轶事与后辈闲谈,一些素材还被融入《西游记》的创作中,根据这个传说,景区内建起了花果山、水帘洞、五行山等人文景观。此外,梁祝飞来冢、红门寺遗址、铁锁桥等景观的设立,也都有深厚的文化背景或传奇故事做支撑。
  有了幽美的自然景观和丰富的人文景观的支撑,乌龙峡的旅游文化特色逐渐被游人认可,开始进入正常运转的轨道。2012年,冯学光的精神家园建设成效初显,当年,乌龙峡景区接待游客达到20万人,员工也增至200多人。虽然与上亿元的投入相比不值一提,但公司总算在正常运转了。
  在此期间,冯学光的个人文化充实也同步进行。2010年3月,冯学光到人大管理哲学系高级总裁班学习哲学。2012年初,又上了北大国学研究班。两次学习经历,让冯光学对文化有了另外的理解,对事物的认知水平有了极大的飞跃。冯学光的常用词汇多了许多国学的内容:上善若水,厚德载物,以人为本……冯学光自认学到了这些词句内容的精髓,开始迫切地想要把这些精髓灌输到他的员工心中。2014年年初,久经思考的冯学光又做出了一个在外人看来“疯狂”的举动:投入巨资打造一对人文柱,将中国传统文化内容包含其中,打造一座国学理念的宣传教育基地,用中华之“德”浸润员工的思想,吸引游客的兴趣。
  2014年8月初,凝聚了冯学光思想精髓的一对人文柱顺利建成,在鼎的四周,分别镌刻着“实干”、“诚信”、“明理”、 “生死”、“舍得”、“和合”等文字的内容。乌龙峡的文化理念在浓重的国学宣扬中得到了进一步的延伸。
                                 博爱:以舍“我”的精神丰满家国情怀
  
当寄托其理想的乌龙峡初具规模时,冯学光便开始了对这个精神家园的系统建设,他要用自己的力量,打造起可以造福当地百姓、服务周边大众的经营平台。
  乌龙峡的企业员工有百分之八十来自周围的村落,为他们提供的直接就业岗位就有近二百个。乌龙峡度假区项目开始筹建时,冯学光就曾经对村民们讲,乌龙峡是他自己的梦想建起来的,也是为了他们的生活改善而建的,将来旅游区做好了,我要为你们盖楼房、盖别墅,让你们都住进别墅里。当时村民们听了都笑,觉得在讲一个挺遥远的故事。2014年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提出了以人为核心建设新型城镇化的目标:今后一个时期,促进约1亿农业转移人口落户城镇,改造约1亿人居住的城镇棚户区和城中村,引导约1亿人在中西部地区就近城镇化。
  冯学光眼睛一下子亮了。这跟他的梦想正好契合,他想要做的正是这样一件事:通过乌龙峡度假区的经营发展,帮助当地村民走出传统土地经营的桎梏,最终实现从精神到物质的城镇化过渡。坚持谁参与改变谁,谁参与造福谁的原则,让人民群众利益最大化,让实现新型城镇化成为改变当地农民命运的机遇,让农民享受现代化文明和现代化成果,让农民在家门口过上城镇化的生活,让农业更强大、农村更美丽、农民更富裕。
  有朋友听了他的想法,为他做了这样的定义:一个有家国情怀的企业家。冯学光没把自己想得那么有深度,但他自诩已理解了小 “我”与大 “家 “的关系。小河有水大河才会满,舍小我为大家,这是一种家国情怀,也是企业家应有的一种德行。他只想做好这件事,利国利民,何乐不为。
  冯学光的城镇化梦想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是把农民请进楼房居住那么简单。冯学光为他的城镇化做了如下规划:第一步是做好现有的乌龙峡景区产业经营工作,让在景区工作的当地村民有钱挣,多挣钱;第二步是以人为本,依托乌龙峡,将景区内一些旅游项目承包给村民,让他们直接参与经营;第三步,以生态种植、生态旅游为重点,延伸景区经营范围,带领村民共同发展,共同致富。
                                     一个很有创意的想法
  有乌龙峡景区做依托,冯学光创意正一步步变成现实。
  2013年12月12日,凤凰卫视社会能见度栏目曾对冯学光的传奇经历做了专题采访,节目以全视角的方式展现了冯学光的心路历程。节目的最后,主持人曾子墨以这样的句式作为结尾:他究竟是唐吉诃德似的人物,还是一个伟大的企业家,时间会给出答案。
  对此,冯学光心中的答案始终是明确的:他不是在挑战虚幻的风车,而是在做一件包含了他精神追求的有意义的实事。
  更重要的是,他的精神追求不仅仅停留在追求上面,而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已经行走在路上:他的乌龙峡有自己的公司纲领、目标、宗旨,有自己的核心价值观;他在公司内部倡导孝心文化,为员工父母办理孝心卡,每月定期往卡上打孝心工资,以增加员工对企业的向心力;同大型国企一样,他也为自己的员工办了住房公积金、退休公积金,承诺将来公司盖房时,公积金可以作为个人投资,愿意在外边买房的,则可以随时提取;乌龙峡每年都会为员工发放工龄补贴,工龄越长,补贴越多,从而增加了员工对企业的归属感,自觉地将企业视为与自己命运息息相关的共同体。
  在这样点点滴滴的积累中,冯学光的精神世界也变得越来越丰富。

□树 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