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县玻璃器皿如何浴火重生

2015-12-31 09:37:44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山西日报》11月11日A1版

祁县玻璃器皿如何浴火重生


  玻璃器皿产业是祁县的传统特色产业,也是该县的主导产业。这个产业的发展状况如何?面临哪些瓶颈?如何冲出重围,实现转型升级,做强做大?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到了晋商故里祁县,采访当地干部、企业家、营销人员、专业技术人员等各界人士,同他们共同探讨祁县玻璃器皿产业的强盛之路。
  从“马灯罩”做起,祁县玻璃器皿产业在市场经济的波峰浪谷中顽强成长
  玻璃器皿制造是祁县人民的骄傲。祁县玻璃器皿拥有手工吹制、彩绘、描金等综合深加工工艺,产品有40个大类、6000多个品种,畅销以欧美市场为主的全球五大洲8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全国最大的人工吹制玻璃器皿生产出口基地和手绘加工生产基地。2004年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授予“中国玻璃器皿生产出口基地”、2011年被商务部授予“国家外贸转型升级专业型示范基地”、2012年被中国轻工业联合会授予“中国玻璃器皿之都”称号。
  那么,玻璃器皿产业是如何在祁县发展起来的呢?原来,祁县有人工吹制玻璃器皿的传统,明清时代,祁县民间就有生产玻璃日用品的小作坊,解放初以吹制灯罩等民用品为主。上世纪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祁县出现了生产玻璃器皿的乡镇企业,产品打入国际市场。亚洲金融危机后,世界人工吹制玻璃器皿生产中心开始由欧洲向中国等亚洲国家转移,祁县抓住机遇,提出“规模扩张与质量升档并重、技术创新与机制创新并举、外贸出口与自营出口并进”的玻璃器皿产业发展思路,并予以大力扶持,祁县玻璃器皿产业步入快速发展时期,从1998年到2008年,企业由41户迅速增至160户,产值由1.5亿元发展到14亿元,占全县工业总产值的30.4%,自营出口额保持年均30%左右的高增长率。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祁县玻璃器皿产业受国外市场的严重冲击,当时,政府成功地利用了市场倒逼机制,推动企业整合重组,实现了转危为机之后的产业升级。经过整合壮大,2014年全县共有玻璃器皿生产企业42户,实现产值20亿元,产量约占全国人工吹制玻璃器皿总量的45%,其中人工吹制高脚杯约占全国总量的80%。
  优势渐失,瓶颈突出,祁县玻璃器皿产业面临“重新洗牌”的挑战
  祁县玻璃器皿产业发展中心主任胡晓峰说,祁县玻璃器皿产业经过多年发展,已经走出了自己的特色。一是产品种类齐全,几乎囊括了所有的玻璃器皿产品;二是特色产品鲜明,以吹制为主,“一厂一特色,家家有精品”;三是技术力量雄厚,有生产技工5000余名;四是产业链条完整,有与玻璃器皿产业配套的相关企业数10户。
  祁县县长张鹏说,祁县玻璃器皿产业的特色突出,面临的问题也非常突出,首当其冲的是竞争优势在快速弱化。
  所谓的竞争优势实际上就是劳动力成本优势,祁县玻璃器皿产业的承接产业转移,靠的就是廉价的劳动力,如今,劳动力成本快速增加,玻璃器皿产业面临生存和发展的严峻挑战。与2000年左右工资水平相比较,目前至少已经翻了6倍-10倍,人工吹制玻璃器皿产品中,劳动力成本占总成本比重逐步由10年前的25%上升到了50%。东盟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劳动密集型产品出口竞争优势逐步增强,正在挤占我们的市场份额。
  实际上,“依赖贴牌,被动生产”是祁县玻璃器皿产业又一“软肋”。现在祁县80%的企业依附于宜家、米卡萨、好市多等跨国公司进行贴牌业务,这种按照“来图来样加工、贴牌贴标销售”的习惯性运作方式,产品附加值低,基本没有品牌和渠道建设意识,大部分企业也没有这个能力。“订单多时高价抢工人,订单不足低价抢订单。”这种现象时常出现。
  除了以上两个产业自身存在的问题外,国际市场的新情况也是祁县玻璃器皿产业面临的新挑战:一方面国际消费市场持续疲软,另一方面来自东欧的机制玻璃器皿仍然是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  祁县玻璃器皿产业因产业转移而兴,会不会因产业转移而衰呢,这是人们担心的问题。
  浴火重生,转型升级,是做强做大传统特色产业的必然选择
  这些年,为了推动玻璃器皿产业的发展,祁县成立了玻璃器皿产业发展中心,从多方面出台扶持指导产业发展的意见,并配套设立每年500多万元的玻璃器皿产业发展专项资金;每年按时组织玻璃器皿企业积极参加各种展会;专门开展行业技能大赛和艺术大师的评选;建设国家级玻璃器皿产业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助力企业在美国、上海、太原等地设立营销中心。
  同时,祁县玻璃器皿行业的几个龙头企业也在苦苦探索突围之路。
  红海公司董事长李健生说,红海公司在转型升级上要走好“三步棋”:一是产、学、研、贸、工、游一体化;二是构建全国玻璃器皿展销平台,买全国,卖全国;三是文化兴企,培育企业文化、工匠精神,提高产品文化含量,打造“百年老店”。如果说红海公司走的是“文化”之路,那么大华公司走的就是“工业化”之路。大华公司的生产优势在于机械化、规模化,产品定位则更专注日用玻璃器皿,逐步迈向了机制生产和人工吹制并重的发展模式。祁县晶鹏公司摆脱贴牌销售的桎梏,走的是“自主品牌,自主设计,自主营销”之路。公司建立了美国营销中心,与国际大型企业展开直接竞争。东久公司和东大公司走的是“高端定制”之路,致力于高品质手工玻璃器皿制造,产品品质达到了国内顶级水平。
  祁县县委书记吴文胜认为,玻璃器皿产业目前处在“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历史关口,要么被产业转移的大潮淹没,要么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转型升级。祁县别无选择,必须走转型升级之路,把传统特色产业做强做大。
  祁县已经制定的振兴玻璃器皿产业的实施意见,汇集了省、市、县三级各界人士的智慧。
  吴文胜说,政府为企业转型升级创造环境,提供服务,首要任务就是打造企业的发展平台,包括政策、服务、市场、融资、技术等五大平台。构建政策平台,就是要落实一系列企业减负政策,落实政府的奖励政策。构建服务平台,就是建设国家玻璃器皿产品检验检测中心,建设国际化玻璃器皿专业学校,与高等院校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构建市场平台,就是巩固和完善外贸营销网络,加快建设国际玻璃器皿商贸城,大力支持发展互联网+玻璃器皿产业发展。构建融资平台,就是鼓励金融机构对玻璃器皿企业实行信贷倾斜,鼓励企业在“新三板”挂牌,在沪深板块上市。构建技术平台,就是要建设国际化的玻璃器皿研究所,由各国学者跨境研究,利用先进的理念解决玻璃器皿企业在设计、技术等方面的难题。
  在构建“五大平台”的基础上,政府又该如何发挥“有形之手”的作用,推动产业升级呢?祁县做法是“五抓”:抓龙头,抓品牌,抓人才,抓技术,抓管理。政府鼓励优势企业对发展潜力不大的小企业实施收购、兼并,鼓励中小企业建立“产业联盟”。充分利用“中国玻璃器皿之都”和“国家外贸转型升级专业型示范基地”两大国字号品牌定期举办产品展示交易活动。着力放大“大华牌”“宏艺牌”驰名商标在国内市场的品牌效应,加大对美国“QUALIA”品牌的支持力度,为全县玻璃器皿企业开辟国际市场新通道。对聘用国内外权威机构认定的专家来祁县工作、引进国内外知名工艺美术大师,政府都有奖励;继续开展“行业技能大赛”和“工艺美术大师”评选;加强与清华美院、东华大学、上海大学等高等院校的合作,广泛开展产学研交流,建立实习、实训基地。推进现代企业制度建设,实现由家族型企业向现代企业的转型。
  在祁县,大家对玻璃器皿产业目前面临的问题看得比较透彻,危机意识强,发展意识更强,对这个产业的转型升级,做强做大形成了共识,充满了信心,具体的路径、措施都在落实之中。他们的奋斗目标是到2020年,全县玻璃器皿产业年出料量达30万吨,全行业总产值突破40亿元,自营出口额突破6000万美元,安排就业人数3万人,真正把玻璃器皿打造成为对县域经济具有重要支撑作用的富民产业、强县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