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花瓷”的涅槃之旅

2015-12-31 09:59:48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山西经济日报》10月10日1版

“刻花瓷”的涅槃之旅

——记冯海明和他的刻花瓷之梦

      “南有青花瓷,北有刻花瓷”。
  这是冯海明的梦想和目标,冯海明喜欢和人分享他的梦想,因为这可以让人清晰他将给未来勾勒出多么大一个蓝图。
  从十五年前下海,到十年前办厂,再到如今的中国刻花瓷文化产业园,冯海明做企业的心境,也随着他的梦想,越来越宏大起来。

一生缘分 一段“苦旅”
  与刻花瓷的缘分来的那么偶然。
  2004年,已经下海三年的冯海明在报纸上看到了一篇介绍民间绝活的文章,说得正是家乡平定的刻花瓷。当时刻花瓷的情况已经到了濒临失传的境地。曾经做过礼品生意的他,凭着其敏锐的眼光,看到了刻花瓷的独特魅力和市场前景。于是他开始认真研究起这个东西来。
  2005年,冯海明正式转向了刻花瓷的生产,他谦恭地把刻花瓷艺人请来,租赁了场地,建起了车间,开始了小规模产业化的前期实验。然而,他的选择,就像“西天取经”,无数磨难正在前方等着他。
  此后的三年,这个二三十人的小企业,每年都要亏损50多万元,没有几年就把以前的积蓄赔了个精光。“你知道吗?2008年以前,我的名片上从来不写董事长头衔。你想想,有哪个企业的董事长是只有负债没有资产和资本的?”冯海明调侃着自己。在投身市场七八年后,他第一次感受到了做企业难。特别是没想到做陶瓷这么难。
  民间有这样的话:做陶瓷等于跳三坑——泥坑、水坑、火坑,因为不懂,也因为有梦,冯海明跳进来了,他不知道这个企业能走多远,但他知道还得往前走,因为他别无选择。
             从“做产品”到“做文化”
  当时,为了维持生产经营,一方面,冯海明到处求人求资金。另一方面,他把关注点从“做产品”转移到了“做文化”上。这一转,就掀开了他与刻花瓷的涅槃之旅。
  当时他抱定一个信念,就是在哪儿跌倒一定要在哪儿爬起来。于是,冯海明便像着了迷似的研究刻花瓷,果然就悟到了做刻花瓷一定得从挖掘历史和文化上入手。冯海明的领悟恰逢其时,也就在2006年,国家启动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平定县把平定刻花瓷推选为山西省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产品,并于同年被授予“中国刻花瓷艺术之乡”。2006年10月,平定县委、县政府已举办了“首届平定刻花瓷艺术节”。冯海明的事业进入了发展快车道。
  冯海明的创业旅程注定充满坎坷,而且困难更是一个个接踵而至。
  先是父亲得了癌症,不久去世,继而,外聘的工艺师辞职不干,亲朋好友的抱怨越来越多。冯海明不想干了,第一次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雪上加霜之时,身心疲惫的冯海明抬起头来,看到了准备散伙的十几名员工,眼巴巴地看着他,猛然间惊醒,做企业除了追求利润,还应该担当起一份社会责任。这种认识在冯海明以后企业越做越大时也就更明确了。患难之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周淑兰教授鼓励他,北京的朋友也过来看他,他放弃了当初的“放弃”。
                  不悲不喜地前行
  前途依然坎坷,冯海明的眼中却是“坦途”,因为他的心境不再只想着眼前。
  2007年,企业接到省里一个4000元的单子,没想到出窑的时候,窑塌了,产品都坏了,送货日期已至,怎么交待?紧急之中,冯海明想到刚刚卖往长治的一批货,这时候只能回购这批货,于是赶紧联系,联系好以后,又自掏700多元委托对方租车送货。这一单下来,赔的比挣的还多,但冯海明觉得保住了企业信誉。
  2010年,厂子承接了上海世博会的行政礼品任务。接到任务时就已经3月底了,要求4月25日在上海交货。这可难煞了冯海明。按照陶瓷的工艺制作要求,这么短时间是不可能完成产品的,这可是代表山西最高水平的产品。冯海明拼了,工人们也拼了,昼夜奋战,想方设法。坯子干不了,就在坯胆里打上灯泡加热,气窑不稳定就改用电窑……最终按时保质保量完成了这批订单。当25日晚送到上海时,路面已经戒严,最后上海世博局出动警车开道,才把这200多件山西“国礼”——“祥和世博”刻花瓷瓶送进会场。2011年,他们制作的“中博文化樽”成为了第六届中博会指定纪念品。
  凭着这份坚守,冯海明的企业逐步开始好转,2009年底,一直都没开过年会的企业召开了表彰大会,员工们领到了奖状资金。激动的员工们没有忘记比他们更操劳的冯海明,表彰会后,员工们自发凑了2000元,给自己的老板颁奖。
  员工们的这个举动让冯海明在后来一想起来就禁不住激动和哽咽,这也成为他始终坚守着向前发展的最大激励。
               二次飞越 风正起时
  从2008年开始,冯海明的“小作坊”开始了第二次飞越,一个更大的设想开始实现,中国刻花瓷文化产业园项目建设启动了。冯海明要打造一个集科研、设计、生产、文化旅游、餐饮为一体的新兴产业,更好地传承刻花瓷文化,推广刻花瓷品牌,把刻花瓷事业推向更大、更高的平台。虽然过程依然充满艰辛,但当一座设计时尚、大气、规模化的现代化企业耸立在世人面前时,人们开始慢慢了解了冯海明的梦想和格局。
  “我不想把刻花瓷文化产业园办成一个家族企业,一定要把这个企业打造成为股份结构合理科学,现代企业制度完备规范的百年企业。”冯海明如是说。由此,他也被人称为新晋商。他认为新晋商除了应该坚守“诚信为本,以义制利”,更应该遵从“以法制利”。
  冯海明想要打造的是一个社会化的、公众化的、走得更远的企业。在这样的企业中,老板的个人追求应该变为企业的追求,而企业追求就变成员工的追求,最终成为“我们的追求”。具体到企业文化上,“我们的追求”就是“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为别人着想的善良”,进而“打造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打造刻花瓷第一领军品牌,打造最具幸福感的文化企业”。
  与其说冯海明要做企业,毋宁说他规划着整个产业的前途。他没有垄断刻花瓷的企图,倒是真心呼唤,平定全县若干个刻花瓷企业发展起来,形成产业集群,这样才能百花争艳,形成品牌效应。作为捷足先登者,他的刻花瓷文化园正在成为阳泉市最有特色的文化群落。
  坐在整洁明亮的办公室里,冯海明谋划着平定刻花瓷的发展和未来。不久前,他的企业加盟了“山西丝路产业联盟”,将目光瞄准了中东海湾国家的市场。他还筹划适当时候要在北京启动“中国刻花瓷艺术大赛”,让刻花瓷品牌再上一个新台阶。他也开始研究起了“互联网+”的发展模式。
  他的梦想,是让世人知晓,“南有青花瓷,北有刻花瓷”。前路依然坎坷,于他而言,却是风正起时。

                                    本报记者 郭  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