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全国劳模回报家乡的“赤子情怀”

2015-12-31 10:02:07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山西经济日报》11月19日4版

一个全国劳模回报家乡的“赤子情怀”

     ——山西兰田集团董事长田玉成扶贫事业纪实
  位于晋中市榆社县县城东北4公里处的箕城镇柳滩村,依山傍水,环境优美,一个普普通通的太行山里的小山村,这里是全国劳动模范——山西兰田集团董事长田玉成的故乡。
  2014年4月,记者第一次去柳滩村时,正值阴雨天,从榆社县城到柳滩村总共4公里的山间泥土路,坑坑洼洼,一路颠簸,汽车行驶近半个钟头才到达。
  2015年9月,记者再一次来到柳滩村采访,行驶在6米宽的柏油路上,10分钟就从县城到了柳滩村。用榆社县长贾尚明的话说:“这是目前全榆社标准最高的通村大路。”
  “没有田玉成回家扶贫就不会有这条全榆社最好的通村路。”这是柳滩村村民最朴实、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路变了,柳滩村的命运也开始了历史性的转变。
  户均一座棚,人均一头驴。田玉成从产业入手,为扶贫柳滩开辟路径,搭建平台。
  尽管离榆社县城仅4公里,但柳滩村一直都处于环境闭塞,传统保守的原始状态。村民祖祖辈辈靠种植玉米、谷物的微薄收入来维持生活。好在这里有山,有绿,更有太行山天然的山泉水,无任何工业污染的原生态环境本身就是一种稀缺的资源。这就为扶贫柳滩村的产业选择提供了难得的先天条件。
  如何让村民尽快见到致富效果,扶贫柳滩村必须依托产业来入手推进。
  “榆社全县有种植西红柿的传统,而柳滩村先天的山泉水、有机农家肥则是种植有机西红柿最好的保障。将来柳滩的有机西红柿要创立自己的品牌,要引领榆社的西红柿种植走品牌化道路。”田玉成最终决定从见效较快的蔬菜温室大棚种植开始他的扶贫事业。
  经过细致考察和村委会多次研讨,2013年6月4日,由田玉成带头出资成立的“兰田柳滩村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挂牌成立,公司首期投资项目为设施温室蔬菜大棚,由田玉成占主要股份,村委会、总经理、村委会成员各持一定比例股份。一种“公司+村委会+农户”的全新的合作模式在柳滩村诞生了。这个公司的诞生标志着古老的柳滩将要告别原始的农耕种植向以特色、规模、效益、生态为特征的现代农业迈步发展。
  “之所以让村委会、村民也持一点股份的用意在于让村里、村民把这一产业当作是自己的事业一样去经营。许多地方的经验反映出一个事实,只有老板投资的扶贫项目,老百姓总觉得是给人打工,不用心经营,最终多以经营不善而废弃告终,但有农民自己股份的项目则发展很好。前期建蔬菜温室大棚40个,再建拱棚80个,最终实现全村户均一座棚的目标。”田玉成进一步告诉记者:“大棚从建成到蔬菜品种选择、技术指导等一切中间环节公司专人负责,最终收入公司和农户五五分成。所以村民们都非常积极,整个项目进展顺利。”
  2013年9月底,总投资80万元的40个现代化设施蔬菜大棚在填沟而成的坡地上全部建成竣工投入使用。同年11月,西红柿种苗和间作的叶菜都全部植入大棚。承包大棚的村民们起早贪黑,像对待自己亲生婴儿般精心照料管护自己的菜苗,看着菜苗一天天长大、挂果,幸福的心情溢于言表。
  2014年5月,大棚里的西红柿成熟了,由于柳滩村的大棚西红柿用的是天然的山泉水,施的是羊粪和鸡粪,加之气温昼夜温差大,无工业污染等先天因素,所产的西红柿色泽、品质、口感、营养都堪称一流。一出棚就供不应求,远销到北京、河北、上海、武汉等地。半年时间,40个温室大棚共收货西红柿38万斤,其他菜品1万余斤,总收入70多万元。承包户户均收入两万多元,多者3万元。
  这是祖祖辈辈生活在柳滩的村民们由传统农业跨入现代农业门槛后收获的“第一桶金”。这一桶金点燃了柳滩村民摆脱贫困、立志致富的勇气和信心。2014年6月,公司与新一轮承包蔬菜大棚的农户签约时,收入比由原来的五五分成调整为四六分成,更进一步让利于农户。与此同时,投资120余万元的80座拱棚投入使用,基本实现了现有在村村民户均一座棚的目标。
  收获的喜悦同样挂在了田玉成的脸上,但他思考更多的是,如何让迈出第一步的柳滩村民更好地走下去……对于下一个大的目标,他已心中有了定数,即大力发展养驴产业。
  榆社阿胶,天下闻名。有历史,有传承,有产业,据说国内某知名阿胶品牌的工艺传承也源自于榆社。自古就有“天下阿胶出榆社”之说,而与榆社阿胶相关联的驴业养殖却颇不景气,故大力发展驴业养殖已是榆社全县上下的共识。基于此,颇具战略眼光的田玉成早已提出了要在柳滩打造榆社乃至华北养驴中心的发展规划,从人均一头驴开始,迅速建立驴业养殖的行业标准和技术研发中心,形成名副其实的“养驴第一村”,依托驴业养殖,把扶贫柳滩提升到一个全新的高度,这是田玉成将要实施的又一个扶贫大项目。
  扶贫的路并非一帆风顺。祖坟被烧,反而激起了田玉成扶贫柳滩更大的决心和信心。
  2015年3月14日,位于柳滩村山坡上田玉成老家的祖坟被人点火烧了个精光,事后查明为本村一村民故意所为。远在上海的田玉成得知此事非常伤心。就在两天前的3月12日,田玉成还专门回到村里,和村干部、村民代表座谈,鼓励激发村民进一步放远眼光,解放思想,大胆创新,加快发展,并沿着山头、沟坡地转了一大圈,提出下一步发展规划。
  得知这件事的田玉成身边的亲戚朋友都劝他放弃算了,何必出力不讨好还惹上麻烦事。伤心归伤心,但扶贫柳滩的决心不能变,事业不能停。
  “痛定思痛,我扶贫柳滩是为了家乡父老能过上更好的日子,有更好的发展。这是正义之事、为善之举,既然如此,就不能因为少数人的心怀叵测,而让我放弃造福大多数老百姓的正义之事,我实在不愿意去追究伤我者任何责任,但扶贫的事还是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好。”以善胜恶,以正压邪。田玉成告诉记者:“如果这样就放弃了,我还是田玉成吗?”了解田玉成的人都知道这并非逞能,从一个贫穷的山里娃,一路摸、爬、滚、打,经历了无数艰难,将一个个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创造了从卖车到造车奇迹的山西兰田集团的田玉成,可想而知,这一次的伤痛和他曾经历过的艰难相比,实在算不得什么。
  在后来的采访中,记者才得知,田玉成扶贫家乡的路并非一帆风顺。当他最初提出要帮扶家乡父老乡亲致富时,村民们无一人响应,甚至有人怀疑田玉成别有用心。不得已,田玉成自掏腰包,组织村委会干部和村民代表上榆次,赴上海,去华西、廊下等多地参观学习,让村民看到自己的事业,看看外边新农村的精彩,开阔眼界,解放思想。一路上,田玉成苦口婆心,诚心表明自己扶贫家乡,让家乡父老过上好日子的一片良苦用心……村干部和村民代表的思想问题解决了,接着回村召开了至少四次全体村民大会,在接受田玉成扶贫家乡的事上总算达成了一致。真让人难以相信:想做一件好事竟如此艰难。
  就在扶贫事业全力推进过程中,修好的蓄水池被人为破坏,电力设施和刚栽上的树苗被人破坏、折断……诸多不顺心的事时常发生。
  随着采访的不断深入,记者越来越感觉田玉成在扶贫家乡的过程中,仿佛是一位带着枷锁的使者,一路拦阻却也不改变其初衷:一定要把这造福柳滩老百姓的好事做好,即使披荆斩棘,也要坚决走下去。
  烧祖坟事件之后,田玉成的爱人也陪同田玉成一道回柳滩村和村民座谈、聊天。采访中,村民告诉记者,田玉成和爱人不止一次回柳滩村和他们谈心。大多数时间居住在上海的爱妻三番五次陪田玉成回柳滩,对田玉成扶贫事业支持不用言语累述了。
  “面对种种背后的阻拦和小人之举,唯有用爱来胜过。不扶贫柳滩我自己会过得更好,但柳滩是我从小生活过的故乡,爱柳滩不需要理由,是一种抹不去的情结。从小,我家境贫寒,在村里是被瞧不起的家庭,种种不愉快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经历丰富人生后,都成了过去,留下更多的是感恩,回报。”田玉成告诉记者:“烧祖坟事件更激励我一定要把扶贫柳滩的事业做下去,做好。美好的蓝图一定要逐步实现,想到柳滩的明天,我就感到一种欣慰,浑身上下就有一股力量。”
  玉成精神似火种,感染了整个榆社。扶贫柳滩的矢志不渝,展现了一个企业家回报家乡的情怀,展现了一个全国劳动模范的人生境界。
  2015年10月12日,柳滩村迎来了一批特殊的客人。田玉成所就读的长江商学院EMBA24期5班的同学们——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企业家们齐聚太行山里的这个小山村。这些企业家同学对田玉成不忘故乡,扶贫家乡的事迹所感染,特来田玉成的家乡看看,随即也送上了一个“大礼包”——支持田玉成扶贫家乡的10万元现金支票。
  “带我的同学们来柳滩参观,不是为了游山玩水,而是让我的这些企业家同学能在柳滩、在榆社发现他们投资的商机。要把柳滩打造成一个在山西乃至全国有影响的特色新农村,需要众人拾柴火焰高。”田玉成告诉记者,“榆社原始生态没有经过工业的污染,优质的山水资源和太行山独特的气候、风景,还有榆社的阿胶、养驴产业、火麻油等等都蕴藏着商机。二十一世纪,最有价值的投资就是农业尤其是生态农业,所以此行也许能让榆社受到我的企业家同学们的青睐。”
  从太行山走出来的民歌王石占民现场演唱,热情欢迎这些来自各地的企业家、大老板们。榆社县委书记梁潞阳也特地赶来柳滩,代表榆社县委、县政府和全县人民向这些企业家们表达了榆社的热情。
  一条蜿蜒迂回了9.3公里的环山水泥路,把柳滩村对着的山岭绕了个圈,站在山岭高处观景台,可望见太长高速公路和榆社县城。脚下就是柳滩村,田玉成放声向他的企业家同学们讲他扶贫柳滩的规划和设想。
  “扶贫柳滩的第一步是‘实业扶贫’,主要依托产业来推进。蔬菜温室大棚、养驴产业、种养示范养殖园、干果种植园是主要产业,是村民致富的路径和载体。第二步是‘文化素养扶贫’。在市、县农牧部门的大力支持下,2014年6月成立的旨在培养新型农民的柳滩华瑞蔬菜专业合作社已成功实施了农、林、牧业部门500人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并逐步开始成为周边乡村乃至全榆社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训基地。我坚信:通过实业、文化双扶贫,一定能打造出一个文明、富庶、美丽的三晋‘华西村’。”
  在田玉成扶贫柳滩的规划里,未来的柳滩村将形成“一心、两轴、六区和多景点”为主的现代农业和乡村旅游业融合发展的特色山区新农村。“一心”即新农村建设为中心,届时规划建设的楼房新居将代替破旧的残垣瓦房;“两轴”即东西、南北道路将打造成两条景观带;“六区”即六大产业园区;“多景点”包括兰蔓溪流、山泉水产供地、养殖体验区、农耕文化展区、夫子庙、兰山别墅生活馆、特色农产品展销厅等等。
  柳滩从此不再寂寞。
  田玉成扶贫柳滩的行动,很快成了榆社县新农村建设的一面旗帜,让保守、平静的榆社农村掀起了一场波浪,一场不满足于现状谋求更好发展的改革浪潮。用箕城镇杨晓东镇长的话说:“田董扶贫柳滩,就像一把火种,将要点燃的不仅是柳滩,而是整个榆社。作为一个榆社籍的企业家,他的行为无疑对榆社籍的企业家们是一种触动,榜样的意义往往就在于他能导引出善行和正义的力量。所以,田董扶贫柳滩的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一事件本身。”
  一个12岁就丧父,上小学时就卖过苹果、梨、鸡蛋,用赚来的钱供自己上学的小小少年;一个因家境贫困常被乡邻瞧不起的少年田玉成从小就立下志向:“一定要活出个样子来,成就一番事业,让家人活得好一些,活得更有尊严一些”。如今,他的目标实现了,而昔日的小小少年,已成为山西兰田集团董事长、全国劳动模范,财富和境界不可同日而语,始终不变的是那颗正义、善良的心。
  “最早时候,开饭店、开商店,只能满足个人温饱,对社会的贡献和影响都很有限。所以从上世纪90年代,我开始从事汽车销售,但我觉得还不够,就从卖汽车发展到造汽车。2007年,自主品牌兰田牌专用车正式投产,2010年达到年产1万辆生产能力。2011年,兰田集团又携手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山西煤炭运销公司,联手打造中航工业山西煤销(晋中)新能源特种装备及车辆产业制造基地……在我的认识里,人民币是人民的,我只是用它来为更多的人民谋求更多的利益,更好的发展。”
  让家乡父老过得好一点是田玉成一直以来的心愿,从2006年开始,他每年春节都要自掏腰包为村里每家每户送去大米、白面和食油。但他心里一直思考的是如何让家乡父老真正摆脱贫困。直到与中航工业和山西煤销联手成功后,他觉得不能再拖了。2013年2月,田玉成从上海回到家乡,亲自走访农户,畅谈自己扶贫柳滩的设想和规划,扶贫柳滩行动正式启动。
  如今,除蔬菜大棚、拱棚外,4公里6米宽的高标准进村柏油路、9.3公里环山水泥路、四座坡顶蓄水池、种养养殖园区、公司办公住房、植树绿化50000余棵、450亩的干果经济林核桃种植前期工序全部完成……扶贫柳滩正按规划全面铺开。
  2015年,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工作和农民新居工作也同步展开。首批50户村民新居楼房已盖到了三层,来自全县各乡村的农民代表,在这里参加职业技能培训……榆社县委组织部在全县在职干部中专门选聘了4名德才兼备的业务骨干来协助田玉成扶贫柳滩,柳滩村的新农村建设已成为榆社县的一面旗帜。晋中市市长胡玉亭也欣然把柳滩村作为自己帮扶的蹲点扶贫村……
  田玉成的目标是把柳滩村建成山西的“华西村”。榆社县委书记梁潞阳深有感触地说:“和田玉成接触得越多,就会被一种田玉成精神所感染。他认准的事,再艰难也不能阻挡,创造条件也要把不可能变成可能。他的身上永远有一种干事创业的激情,一种谋大事的激情,不是出于自私自利,而是基于造福更多社会群体的正义和慈善。这种精神也深深激励着我们更好地为人民做点事,做点实事。企业家我认识很多,但真正有境界的企业家不多,田玉成就是一个真正有境界的企业家。”                     本报记者 郝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