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中生态庄园经济生机无限

2015-12-31 10:03:12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山西经济日报》11月21日4版

晋中生态庄园经济生机无限

——新晋商精英晋商故里共话生态庄园经济

 

    沿着各地山区蜿蜒曲折的小路前进,在漫山青翠、绿树成荫的深处,颇具地方特色的平房、充满异域风情的小屋,在花红叶绿的掩映下,家禽牲畜在林下穿梭、嬉戏,一幅幅田园美景如诗如画。
  这些美景组成者正是近年来在晋中市蓬勃发展着的生态庄园,它们的发展不仅为周边生态环境的改善做出了积极贡献,同时也为周边农村的发展带来了新的产业、注入了新动力,带动了无数农民增收致富,逐渐探索出了一条推进农业现代化和新农村建设的创新之路。
  10月31日至11月1日,“两个年会”在晋中市举行。来自国家有关部委,知名专家学者,各省、市、自治区晋商商会负责人,晋商精英、晋中市民营企业家代表等200余人汇聚一堂,共商促进经济发展大计。山西省新晋商联合会名誉会长、省政协原副主席薛荣哲,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会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原部长徐小青,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巡视员、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副会长谢扬,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名誉会长包永江,山西省新晋商研究会会长、省委统战部原巡视员樊盛武,晋中市领导张璞、胡玉亭、刘志宏、孙光堂、王建林、杨定旺等出席了年会各项活动。
  “两个年会”由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山西省新晋商联合会主办,晋中市委、市政府承办。会议的主题是深入贯彻落实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全面展示近年来晋中市改革开放、开拓创新,全力推动经济和社会发展特别是“三农”及生态庄园经济发展等所取得的成就,进一步学习、复制和推广生态庄园经济模式,推动新晋商积极投身到民营经济创新转型发展中,为山西经济发展贡献力量。
  两天的时间里,晋中市推动生态庄园经济发展的这一生动实践,成为各界晋商精英热议的话题。
  薛荣哲在致辞中指出,晋中是晋商故里,兴盛500年的晋商曾创造过“海内最富”的惊人奇迹,为晋中、山西乃至全国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如今,新一代晋商以诚成事,敢于创新,适应新形势,谋求新发展,积极投身于以生态庄园经济为代表的新型经济模式,走在了全省、全国的前列,具有重要的典型意义。
  生态庄园经济最早起源于革命老区左权县,一个地处太行山深处的国家级贫困县。2005年,左权县委、县政府为了加快推进城镇化,解决“空壳村”大量出现,新农村建设后继乏力的问题,借鉴当时工业园区的开发模式,通过合理有序引入工商资本,利用“空壳村”遗留下来的资源资产,连同周围宜林荒山、荒坡、荒沟、荒滩等“四荒”资源,运用和投入先进生产要素,进而大力度推进农业产业开发。
  生态庄园经济以租赁、购买土地使用权等方式集中一定规模的土地,实现了农业产业的区域化布局、专业化生产、一体化经营、企业化管理,最终达到了资源合理利用、环境有效治理、促进农民增收的目标,逐渐探索出一条新型农业产业开发和农村经济发展的崭新模式。
  2009年7月21日至22日,山西省政府在左权县召开了全省生态庄园经济现场会,要求在59个山区大力推广。2010年,榆次成功嫁接左权经验,把生态庄园经济由山沟移植到了平川区域,呈现出投资大、标准高、带动强、功能全、内涵广等特点,既延续了左权生态庄园经济的本质,又提升了新的高度,而且充分显示了生态庄园经济在山区、平川多地域、差异性的生存特性,进一步拓宽了生态庄园经济的适用区域、开发模式和独特内涵。左权、榆次的成功实践,推动了生态庄园经济在更广范围内的复制推广。
  晋中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孙光堂说:“生态庄园经济将目前最为缺乏的资金、科技、人才、管理等生产要素植入庄园,通过拓展农业与三次产业的链条和内涵,发挥出更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真正实现了‘老板进村、资本进村、产业进村’,使‘空壳村’变成‘新庄园’,使闲置的资源资产变成‘赚钱的机器’,使农民走上了致富的道路。”
  可观的经济效益是生态庄园经济能够蓬勃发展的生命力所在。一般地讲,生态庄园经济有一个投入递减和效益递增的规律,随着时间推移,效益回报会越来越丰厚。以左权生态庄园普遍种植的矮化核桃树为例:矮化核桃树一般3年开花挂果,5-8年进入盛果期,按盛果期每株年产15斤核桃,每斤核桃10元计算,1万株的收益是150万元,5万株的收益就是750万元。可以说,一个庄园就是一个“绿色银行”。
  此外,晋中市生态庄园经济的开发也体现了“能人带农民、企业带农业、庄园带农村”的发展效应,有效地带动了农民增收致富。同时,晋中市始终践行“生态先行”的理念,遵循生态系统的自我调节,以人工措施使遭到破坏的生态系统逐步恢复或向良性循环方向发展,有效地改善了生态环境。
  “这是一项没有条件创造条件,迎难而上、艰辛的生态经济工程,了不起!晋中市外部利用社会资本,内部利用‘四荒’资源,充分利用当地旅游产业崛起的有力形势,着力发展生态庄园,成功的关键是巧妙组合内部外部各种要素,创造了新的发展条件,形成了市场经济需要的新产业,为全国农村尤其是中西部农村经济发展提供了良好的范本!”中国城郊经济研究会名誉会长包永江在考察晋中市生态庄园经济后高度地评价这一创新模式。
  10年间,晋中市生态庄园经济发展如火如荼,蓬勃兴旺。截至2014年,全市现有生态庄园513处,累计投资41.2亿多元,全市生态庄园种植生态林和经济林25.5万亩,实现综合收入5.2亿元,为农民提供就业岗位2.3万个。北京、黑龙江、浙江、云南、辽宁等地也纷纷来晋中考察生态庄园经济,并在当地复制推广,一时间,晋中生态庄园经济叫响全国。
  生态庄园经济的开发类型也从左权最初的林业开发为主,向着多元的方向拓展,按照功能划分为产业发展型、休闲度假型、科技示范型、生态涵养型、综合开发型五大类型。
  “晋中生态庄园经济发展得绘声绘色,为全省乃至全国的农业现代化和新农村建设提供了范本。作为新一代晋商,我们有责任将晋商精神发扬光大,让生活在这块土地上的农民实现脱贫,走向富裕!”吉林省山西商会荣誉会长曹和平此次回晋,在考察家乡长治平顺后,也将进一步投资10亿元在当地借鉴生态庄园这一模式,致力于家乡的新农村建设。
  而北京山西企业商会秘书长赵文祥在左权考察生态庄园经济后,也认为发展生态庄园经济趋势大好,已对其投入大量的关注度,并做了投资。
  “生态庄园经济模式,是结合中央有关方针政策的基层创造,是对解决城镇化遗留问题,破解‘三农’瓶颈的有益探索。它作为一种新型农业经济发展模式,符合中央一号文件‘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要求,适合于农业生产条件和产业基础较好的地区推广,在偏远落后的山区、‘空壳村’更具优势。推广这一模式,社会有需求,农民有利益,投资者有意愿,只要政府给予积极的引导与政策扶持,生态庄园经济就有更加广阔的发展前景。”晋中市委常委、统战部长孙光堂如是说。
  “两个年会”期间,晋中市还举行了招商引资签约仪式,16个创新型、生态型项目落户晋中,签约投资额达150.92亿元,为新晋商创业转型、创新发展,惠恩山西、回报家乡搭建了崭新平台。其中,五个生态庄园经济项目签约额达10.3亿元。
  

                 文/本报记者 郝光明 实习记者 董永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