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瑞蓉:书写传奇的房地产大咖

2015-12-31 10:16:48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山西晚报》1月5日12版

米瑞蓉:书写传奇的房地产大咖

    她以女性的睿智解读了建筑,她以深刻、细腻的笔触书写了爱恨,她以亲和、知性、朴实的特质灌溉了生活。她不相信完满,只追求更好。她近乎完美地平衡了工作和生活,在中国房地产界风云叱咤,在宽云美术馆的诗情画意中怡然徜徉,在博雅体育俱乐部的高尔夫球场上挥杆自如,在多姿多彩的社会活动中丰富着自身,在与外孙的天伦之乐中幸福地生活……她就是米瑞蓉,中国女企业家领军人物,房地产界无人不知的“米大姐”。

  山西晚报“寻访晋商领袖”采访团走进了成都华润万象城6层的宽云美术馆,走近了这位优雅而精致、从容而平和、时尚而多彩、充满着无限能量和传奇故事的杰出女性——米瑞蓉,在悠扬的古琴声中对她进行了专访。

知青岁月磨练出坚毅品格

    米瑞蓉的父母是当年由晋入川的南下干部,父亲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任成都市副市长,母亲是前华西大学校长。老成都人都知道,天府广场以前叫做皇城坝,而坝里有米瑞蓉父亲的办公室,坝外就是家里的小院。在这里有她童年的回忆、红色的教育,也有父母在“文革”时期被打成黑五类的灰色记忆。也许是14岁给父亲裹叶子烟与在锅炉房捡煤渣的经历,米瑞蓉学会了坚强。

  按理说,米瑞蓉的哥哥姐姐4人都下了乡,她是可以留城的,但她不愿遭到别人的鄙视,也希望自己能有所作为,便不顾母亲的反对,选择了下乡的知青之路。

  1974年,米瑞蓉到了成都市金堂县下乡。当时的条件异常艰苦,而她在那里一待就是两年多。她为记者讲述了下乡时期发生的两个有趣的故事:“当时正是农村插秧的季节,当我正要赤腿下田时,被一伙社员给拦住了。他们认为,要是女人下了田,全年就会颗粒无收。为了打破这迷信的旧观念,我不顾众人反对,毅然跳入稻田。结果那一年风调雨顺,粮食大丰收。”“另一个故事是,当时金堂县学大寨开山造梯田,壮男都要脱三层皮的活我就非要挑战,不顾村支书和社员的坚决反对,上山打炮眼、放炸药。我当时的穿着打扮和农民没什么两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戴了一副眼镜,那干活的劲头儿和挥起锤头开山破石的魄力纷纷引来当地农民围观,他们很难相信我是一个下乡的知识女青年。我在农村入团、入党,被评为先进知识青年。”提起那段知青岁月,她总有一种说不明的情结,也正是这段岁月,让她收获了多种实践技能和坚毅的品格,在她今后的人生中无论遇到怎样艰难的境遇都能坚强地挺过来,同时也为她之后的创业带来了无限动力和精神追求。

要干就必须干好

    她被历史推进了楼市。1977年,米瑞蓉回城后当了两年工人,不久乘着恢复高考的东风考上了大学,攻读了全国首开的计算机专业。1982年毕业后,她又回到原厂设计部门,从事软件工作,并在两个项目上获得省、市、航天部门的科学技术进步奖,成为当时第一批计算机软件行业领军人物。

  1985年,厂党委调她去厂团委工作,家里和她本人对放弃技术科研很不情愿,却不料,后来由于她拥有在厂团委办经济实体的基层工作经验,于1988年被成都市团市委选拔,筹建了青年房地产开发公司,并任副总经理。米瑞蓉很兴奋也觉得很新鲜,但她必须一次跨过两道坎:对房地产完全陌生;经商更是空白。但她一如既往地选择了挑战。

  当时,尽管中国大地已掀起一股经商热潮,但房地产还没有真正火起来。米瑞蓉当时的工作主要是两个:修建青年公寓、改造团市委旧的办公场所。政府虽然给了青年房产一块牌子,但却没有一分钱,只是团市委借给他们15万元,而到手上的实际只有7万元,另外8万元在公司注册后马上就还了。靠着7万元,青年房地产公司就这样起步了……

  只能上不能下,团队可以带、管理可以学,城市的发展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她必须去为这支青年房产队伍未来打拼。米瑞蓉先去买了一张成都市地图,从熟悉成都的东西南北、大街小巷入手,开始对成都市的住宅摸底,她和员工们骑着自行车在城市里穿行,看哪里建筑物稀疏,查哪个地区人口密度小,为青年房地产以后的发展做铺垫……就是这样,米瑞蓉开始在市场中滚爬,终于盖起了第一批低层楼。虽然这批项目的利润很薄,但对她来说,毕竟是搭上了第一次房地产浪潮的末班车,使青年房地产公司实现了零的突破。

  1992年,沿海地区房产热再次波及内地,国家对房地产行业全部放开。米瑞蓉1992年至2001年代表成都青年房地产公司与香港乐民房地产公司合作,创办了成都乐民房地产有限公司,从此成了真正意义上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她出任董事长、总经理、总经济师。在后来的8年里,她的事业和乐民房地产开发公司达到一个又一个高峰。

  2001年至今,她将房地产开发与城市整体格局融为一体,使置业与房地产相得益彰,再次创业,创办了成都万博置业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风云再起,自此实现了她人生的三级跳。她领导开发了数十万平米的商品房,实现100%的销售。从最初的南苑玉林民居,到后来的紫荆苑、百花紫荆苑、紫竹苑和博雅庭韵,每一个小区都是同期成都房地产的代表作之一,在行业和消费者中极具影响力。为此,她所领导的企业先后被评为纳税大户、成都市房地产综合效益50强企业、四川地产综合效益百强企业。米瑞蓉领导设计和建造的楼盘,以不断求新、创新而闻名全国。她以女性特有的敏锐和对居家的独特理解,在居住的实用上大胆创新,首家推出空调室外放置台板、空调冷凝水排管、落地景窗、排水管道户外设置、背景音乐系统等多项创新设计,深得消费者称赞,广受业界的借鉴、效仿。另外,米瑞蓉还根据成都房地产业舍本逐末的现象,提出“回到建筑本身”和“把美留给城市,把实惠留给老百姓”的观点,在全国媒体引发了一场激烈辩论,她的观点得到同行和消费者的赞同,确立了她业界“务实派”的地位。

完美平衡生活与事业

    米瑞蓉作为中国房地产界知名企业家之一,受到人们的尊重和爱戴。这不仅是因为她的职业角色,更是因为她的非凡个人魅力。

  她创作的小说《留守男人》受到国内外读者的追捧,由著名导演米家山执导的同名大型情感电视连续剧已完成拍摄,即将上演。“许多人向往移民生活,觉得既神秘又精彩,我是想通过所见所闻告诉大家一个真实的故事。其实,一个移民群体很难真正融入一个国家,与爱人两地分居也会造成感情上的伤害。”米瑞蓉告诉记者写作的初衷。她在文学方面很有功力,特别是在女性心理的矛盾逻辑上有深刻的把握,文字表现轻盈、自在,涉笔成趣。采访时,她细腻、动情地诵咏了书中最深刻、经典的句子:“爱上你,也许只需几十秒;忘记你,却要用一生一世。”“我心已死,手里还攥着一枝枯萎的玫瑰。”“有一种爱,与时间的堆砌无关,即便是化骨为泥也难以忘怀。”……

“不要忘记自己是一个女人。”米瑞蓉的这句话让人印象深刻。她按照自己的方式去生活,把感情拿捏得恰到好处。当记者问及她如何处理事业和家庭的关系时,她说:“尽管我从房地产起家,但房地产不是我的一切,我随时揣着两把‘钥匙’,当我打开办公室的门时,我就是一个专注事业的职业女性;当我打开家门时,我就是一个女人,得照顾好我的家人。”坐在她的对面,你会强烈地感受到这位房地产界的“米大姐”内心世界的丰富和强大,你会明白原来完美到极致的女性就是这个样子。

        本报首席记者 郭风情 见习记者 王  爽

  人物简介

    米瑞蓉,祖籍山西孝义,1955年出生于四川省成都市。成都万博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成都市政协委员、成都市侨联副主席、成都市妇联执委、成都市女企业家协会会长、成都市房地产企业协会副会长、四川省山西商会常务副会长。曾于1994年当选成都市十佳青年企业家,1999年获四川省三八红旗手,2000年获全国三八红旗手,2001年被评为中国(成都)楼市十大年度名人,2002年被评为中国杰出女性。同时,也是小说《留守男人》的作者。2001年11月,米瑞蓉作为中国女企业家代表,接受了由美国国务院支持的美国“关键之声”全球伙伴组织的邀请,与国内9位企业家一道赴美参加为期10天的创业与领导能力的培训与交流。2002年2月,美国总统布什访华期间,米瑞蓉作为中国女企业家的代表受到布什夫人的邀请,赴京座谈交流。

  访谈:我们这代人的成功不可复制

    山西晚报:您第一次回到山西老家是什么时候?给您的第一印象是怎样的?

  米瑞蓉:我15岁的时候第一次回孝义,记得那时是在介休下的车,晚上摸黑走夜路时还能听到狼叫,特别害怕。那是个冬天,山光秃秃的,没有一丝绿色。家乡的小伙伴们用一种很好奇的眼神看着我,有时还会用柿子轻轻砸我一下以示问候。

  记得那时候很贫穷,在姥姥家吃的很不好,但姥姥总是会瞅没人的时候,用钥匙悄悄打开柜子,抓一把干馍馍塞给我。家里睡的那个火炕给我印象很深,晚上一家人围坐在火炕上唠唠家常,加上亲戚们对我嘘寒问暖,让我感觉特别温馨,直到现在都还记得那种美好的感觉。

  山西晚报:我们知道您在电视台有专栏节目,常在博客写作,会到大学进行讲座,您是如何指导现在的年轻人的呢?

  米瑞蓉:我从来不会对即将走入社会的年轻人讲述我是怎样取得成功的。我们这代人的成功除了自身的奋斗,还有历史带来的机遇,我们的成功是不可复制的,是那种会让现在的年轻人感到绝望的成功。在大学讲座、专栏中,我会设身处地站在他们所处的位置,告诉他们如何锻造技能、修养自身以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如何开阔视野、完善人格、规划自己的人生,唤醒他们忘却的梦想、缺失的信仰,让他们充满希冀,脚踏实地去做追梦人。

  寄语:晋商是一个宽泛的概念,它的兴起与地域、历史、文化紧紧相连。“公道、诚信、利国、利民”是晋商的优秀品质,也是发达商业活动的必然归宿,对我们新一代晋商和所有企业家有很重要的借鉴意义。            ——米瑞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