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增:医学博士下海经商探新路

2015-12-31 10:18:21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山西晚报》1月7日10版

杨增:医学博士下海经商探新路

 

   近年来,随着“治未病”理念深入人心,预防保健性的“大健康”消费成为中国健康产业领域的新热点,健康产业将迎来新一轮的增长机遇。乘着这一东风,杨增创立了北京众利和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站在中国健康产业的潮头,率先成为引导全民健康观念、双赢健康产业未来的探路者。

   这位探路者不简单,他放弃了众人欣羡的教授职位;这位探路者不古板,他自创了一套自我学习的先进方法;这位探路者不“谦虚”,他永远相信机遇会垂青自信能干之人。

   外面寒风瑟瑟,室内茶香飘逸。与杨增的谈话更像是一场久别重逢的相遇,细品字里行间的回忆,记者似乎跨越了时光的隧道,掀开五维空间的间隔,看到了当时意气风发,斗志昂扬的那个小伙儿。

学医并非“一见钟情”

    循规蹈矩地听课,墨守成规地学习,对于杨增来讲,真是太难了。从小,他就是一个喜爱突破、热衷创新求变的学生。他的作文经常跑题,不是因为写得不好,而是因为太好而老师读不懂。放到现在,基本可以与韩寒媲美。但与韩寒“七科红灯”的情况不同,杨增除了语文“稍逊”外,其他学科均名列前茅。

  杨增说,小学上语文课,上课内容就是听老师念书,一篇鲁迅的社戏听得大家昏昏欲睡。而此时的杨增,已经将这篇课文读得滚瓜烂熟,上课时间成了他预习后面课文的时间。就在那时,杨增养成了一套自学的好习惯,他将这个习惯一直沿用到了博士毕业——永远比别人多走一步,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情。

  说起与医学的结缘,似乎是命中注定,又似乎是机缘巧合。杨增是1989年参加高考的,当时人们对高考志愿的选择十分谨慎。选择医学,是基于家人的建议。家里人认为,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会有人生病,都需要有人来治病,医生这份职业永远不会过时。

  其实,杨增本人的爱好并非医学,物理、天文、考古都是他痴迷的学科。可那时的他,少了些许任性,更多的是长大的责任。现在谈起当时的选择,杨增感叹,也许是命运,冥冥之中,这份并非“一见钟情”的专业,竟成为了杨增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

专业之路越走越宽

    1989年,杨增考入山西医科大学。当时的山西医科大学,在全国医学类院校中位及前十。而这位“天之骄子”又开始“犯毛病”了,人人向往的大学生活,在他看来枯燥又无趣,看着学霸们每天“死读书”,杨增急需点“新鲜空气”。

  就在那时,来自全国各地的名师讲座,成了杨增的“救命稻草”。前沿的医学资讯、活跃的头脑风暴、教授们的精彩讲座让杨增欣喜不已。那段宝贵的时光,教会杨增不仅要学会获取知识,更要重视知识产生的过程。在他看来,知识产生的过程充满了传奇和诱惑,足够使他在医学专业的领域里愈学愈热爱。

  考取研究生后,杨增的医学之路越走越宽。他不但顺利完成了具有先进水平的“缺血预处理对大鼠小肠缺血再灌损伤的保护作用”研究,还主持了与本校及其他高校、科研机构、研究所、制药厂的多项合作研究,如“消炎愈创软膏”的药理学及毒理学研究等等。

  杨增在研究生期间的学习为他在医学领域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了重要的支持,他不但掌握了许多药物的药理学与毒理学的实验技术,而且在课题设计、文献调研、产品设计、媒体宣传、广告策划等方面也积累了大量经验。

研究成果为母校创利3000万元

    1997年,杨增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也许是基因内的不安分因子还在跳动,他看到许多学者、教授的诸多优秀研究,并不能在短期内促进医学卫生事业的发展。怎样才能在有限的时间里让自己的成果福泽后人呢?一番思考后,杨增决定继续深造——读博。

  2000年,他考取了军事医学科学院肿瘤与临床药理学的博士研究生,跟随我国著名的乳腺癌专家宋三泰教授学习、研究。

  在这座顶尖学府中,杨增的主要研究、学习方向是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的“计算机辅助设计的反义寡核苷酸靶向乳腺癌相关基因的抗乳腺癌作用的研究”,这项研究当时是生命科学领域最前沿、最尖端的内容之一。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申报国际专利……在读博士期间,杨增的研究结出了丰硕的成果。最终,他获得了2002年度军事医学科学院放射医学研究所及附属医院优秀论文奖。在他毕业四年后,他的研究成果仍为母校创造了3000万元的利润。

而在即将博士毕业时,杨增遇到了一个巨大的困惑,那就是将来他要做什么?

下海经商探索健康产业之路

  “在中国,尤其是在我们那个时候,博士毕业后,最‘理想的’、最‘顺利的’道路就是留在大学里当教授,在医院里当专家,然后是当博士生导师,当院士。如果在仕途上发展不错的话,很多人还会愿意选择当个大医院的院长。这样的道路名利双收,是很多人理想中的选择。可是我却并不想选择这条‘理想道路’。”杨增说道。“学而优则仕”,中国人认为,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因此,读书人走仕途一直是受众人追捧的正宗之道,即使在现代,也不例外。杨增却认为,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博士生产国,然而与之形成反差的是,迄今为止,中国大陆在所有科技领域都没有出现过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所以,杨增决定放弃条件丰厚的职位,选择了一条不被众人理解的道路——下海经商。

杨增观察到,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病已成为影响人们健康的难题,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完全治愈此类疾病,要想攻克这些疾病,也是十分困难的。而患病之人想要生活得好,就需要健康干预,需要健康引导。基于此,杨增开始了自己对健康产业之路的探索。《黄帝内经》中说:“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2003年3月,他正式成立了北京众利和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健康产业产品的开发与专业化服务,为人们的健康管理提供健康检测、健康评估、健康干预等多种服务。同时,他还提出了在世界上具有领先性的理念——结合健康管理、健康检测、健康评估的套餐理念。这一套餐理念目前在全球来说,都是极为先进的,它结合了未病与亚健康的检测全面、系统地给出分析,这为人们防未病,尤其是针对慢性非传染性疾病诱发的致死疾病,发挥了相当大的预防、调理作用。

                             本报记者 田晓瑛

  人物简介:

  杨增,1971年2月出生于山西太原,2003年军事医学科学院毕业,获临床与肿瘤药理学博士学位。现任北京众利和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鼎健医学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

   1994年,毕业于山西医科大学,获学士学位;1997年,毕业于山西医科大学,获硕士学位,并留校任教;2000年,考入军事医学科学院,临床与肿瘤药理学专业,师从我国著名的乳腺癌专家宋三泰教授,并于2003年获得该校博士学位;2003年,博士毕业后,进入上市公司江苏吴中集团工作;2008年,创立北京众利和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担任公司总经理;2006年,杨增博士被评为“中和亚健康事业开拓者”;2007年,杨增博士被世界抗衰老医学会任命为世界(中国)抗衰老医学会副秘书长;2011年,杨增开始担任中国保健协会减肥分会常务副会长;2013年,任中国抗衰老协会副秘书长。

    对话:

    记者:您选择发展健康产业,引导人们关注“未病”。这也是很多人关注的问题,您能具体为大家介绍一下吗?

  杨增:未病并不是没有病,而是即将要得的病。目前人们都只了解已得的病,而对即将要得的病缺乏深入认识。之所以会如此,一是因为目前几乎所有的医学技术手段都是围绕治已病开展的;二是缺少认识未病的技术手段,这就极大地限制了人们对未病的认识。

  人们大多都知道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危害,但是对它们的复杂性却认识不够。所以我就想提供一些方法,让人们能够尽早发现身体的危险因子。根据危险因子的变化,及时预测风险,及时控制,及时进行健康干预。这样做要远远比病发后进行临床诊治要有意义的多,有价值的多。我就是想在不影响人们生活品质的情况下,让人们的生存时间更长久。

  记者:作为当代的晋商,您怎样理解晋商精神?

  杨增:晋商精神植根于山西厚重的历史文化,山西商帮也是任何商帮都无法比肩的。历史发展至今,晋商文化没有得到很好地传承,从一定角度上来看,也是山西经济没有得到大发展而导致的。

  晋商精神不仅仅体现在诚信、担当上,更体现在“会经营”中。“会经营”是晋商的精髓。

  习古人之经验,应该摒弃如今的“任人唯亲”,更应发扬“任人唯贤”。我们要突破目前晋商的困局,从互信合作、诚信担当、科学经营等方面共同发力,整体提升晋商的素质。

  寄语:

    此次寻找晋商领袖活动很不错,可以依靠这个平台将晋商精神继续发扬。希望能通过这次活动,寻找到真正具有代表性的晋商,并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培养良好的社会氛围,期待社会能培养出一批更加优秀的晋商。

                                         ——杨  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