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鸿峰:在山西起家的酒商大佬

2015-12-31 10:21:09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山西晚报》1月26日6版

郝鸿峰:在山西起家的酒商大佬

 

    郝鸿峰,一位土生土长的河北人,却常被误认为是一位地道的山西人。对于这样的“误解”,郝鸿峰却安于接受,甚至可以说是享受——作为北京山西商会的副会长,他说晋商精神对自己影响至深。
  这个喜欢让大家叫他“老醯儿”的男子,创业于山西,发家于山西,如今执掌着中国乃至世界上最大的酒类电商企业——酒仙网。

中国电商时代真的来了

    刚刚过去的2014年,阿里巴巴、京东、聚美优品在美国华尔街挂牌上市,让郝鸿峰感叹,中国电商时代真的来了。他给自己的定位也更加明确,“我做着传统酒水的售卖,只是换了一种思维和方式。”
  当整个白酒行业仍深受调整期困扰,大量酒类产品销量停滞,甚至有的传统酒厂开始遣散员工时,三人炫,一款中国最有“人性”的白酒新品上市,没有花一分钱的广告费用,在仅仅84天内,做到了销量超过100万瓶,直破7000万元的销售额。
  这是由郝鸿峰、泸州老窖集团总裁张良、设计大师许燎源联合打造并推出的一款让消费者购买后就想晒到朋友圈的尖叫产品,让处于寒冬疲惫不堪的酒商陷入惊叹与深思中。
  “当飓风来了,猪都会飞。”在郝鸿峰构想的蓝图里,他对这句话有着特殊的理解。他将飓风视为趋势,因为懂得掌舵趋势比努力更重要。平日里,郝鸿峰喜欢用双耳静静聆听“扑通、扑通”的心跳声,然后迅速做出趋势判断,紧紧扣住市场运筹的命脉。

火车站曾是他的栖息之地

十多年前,郝鸿峰只身来到太原,在川流不息的人群中徘徊很久,那时的他是一位失意的毕业生,捧着烫金的工商管理专业证书找工作,却四处碰壁迟迟未果。为节省费用,太原火车站成为了他的栖息之地,混杂着旅客的吵闹声、鼾声以及孩子的哭啼声,蜷缩着双腿躺在咸湿的座位上,挨过一夜又一夜。而在这之前,郝鸿峰曾经贩卖过报纸杂志,享受着大学生创业的乐趣,那时他最崇拜的人物是李嘉诚,最想成为的是亿万富翁。
  不久,他开始从一家酒店保安做起。半年后,他召集了太原火车站十多位流浪汉贴小报、发传单,赚取差价;而后又为一家饺子厂开始做起了销售,一时之间太原中小饭店都采购了他所推荐的饺子。失意时,因赚取贴传单的差价而遭遇老板恐吓仓皇而逃;得意时,他一天曾卖过十多吨饺子,深受周围朋友的推崇。

后来,郝鸿峰问亲戚借来一些钱,开始给金星啤酒做渠道,并成立了山西百世酒业有限公司。但是由于啤酒的保鲜度弱,淡旺季的交替,让他赔掉了手头上的钱。
  2001年9月,郝鸿峰立志做一件可以让自己更牛的事情,这一次他将目标锁定在白酒行业,并且代理了山西汾酒集团旗下的“家家酒”。他与员工们一起骑着自行车穿梭于大街小巷,在短短两年内就积累起几百万元的资金。而后,郝鸿峰代理了“汾阳王”,在最特殊的“非典”时期,他带领团队让“汾阳王”产品占领了山西白酒市场,经营的公司也逐渐发展为山西最大的酒类代理商之一。

在太原创办酒仙网

    2008年,郝鸿峰对着兄弟们说出了自己的豪言壮志:要在2018年突破百亿元的销售额。那一刻,很多人做起看客,以为这是一句玩笑话,根本没放在心上。那时的郝鸿峰却异常冷静与认真:该如何实现这份沉甸甸的梦想?
  他曾经想过办一家酒厂、自主原创一个品牌,但是酿酒需要时间的沉淀,相比老字号茅台、五粮液等酒厂,已经来不及追赶;如果从事渠道扩店销售,又会受到房租、营业额等限制。
  一次机缘巧合,在清华大学EMBA的最后一堂课上,朱岩教授讲授了一堂关于电商思维模式的课程,直击郝鸿峰的内心,将他既要做酒类生意又不需要一家家开代理实体商铺的矛盾点解开。自此,郝鸿峰决定走电商之路,将传统酒类生意放在互联网模式下运营。
  同年,他迅速在太原创办酒仙网。起初,他们学习携程模式,卖酒就像卖机票一样,消费者都需要通过呼叫中心电话下单。随着订单增多,最初50多人的呼叫中心越来越吃力,电话甚至一度被打瘫痪。郝鸿峰笑言,公司里的一位同事直接用4部手机轮换着接电话,处理订单到晚上12点左右。正是如此,酒仙网在太原一夜之间疯狂起来。与此同时,伴随着产生的问题也越来越多,比如网站不能直接收订单、受到太原的物流和供应链等局限配送无法辐射全国。
  带着要解决这些问题的决心,郝鸿峰将酒仙网带到北京。

只做“卖酒”这一件事

    北风恣意的呼啸,树枝枯木悬挂在半空中,在鼎沸的人群中略显冷漠,让人不免有些失落。这是郝鸿峰到北京的第一个冬天写意,寒冷中带些困惑。而此时,周围也充斥着否定声,没有人愿意为他伟大的商业构想投资,甚至有人抨击他不具备互联网基因。
  相比之前在山西的盛况,酒仙网在北京的起步黯然失色。为了控制成本,郝鸿峰与几位兄弟搬入集体宿舍,睡起上下铺的硬板床。第一个夜晚,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只有吱吱作响的硬板床,安抚着他不安分的每一条神经。
  郝鸿峰开始质疑自己:酒仙网起步晚,资金不足,如何能够将这种互联网B2C模式推广出去呢?这一晚的失眠,让他自己都嗅出悲壮的气息,他动了动嘴唇,想要对弟兄们说些什么,却将这一切化为腹语:我这么努力,可以吃下这份苦,剩下的就看老天了。
  从此,他带领的团队就像打了鸡血一样,核心人员每天晚上开会到零点,排队上厕所时都在思考,该如何卖酒?住集体宿舍两年半的时间里,酒仙网拿到第一笔投资1500万元人民币,杯水车薪的钱,却成为他们最有力的强心剂;随后在电商寒冬来临前,酒仙网拿到了第二笔投资,提前穿上了保温棉衣。自2011年开始,大部分的电商开始陆续倒闭,亏损相继严重时,郝鸿峰却寻找到一条共赢之路。
  郝鸿峰告诉记者,酒仙网曾经走过太多弯路,他们曾将网站技术外包,被耗去半年多的时间,然而推出的网站并不人性化,漏洞百出也流失了许多客户;他们也曾寄托过转型发展多种产业经营,卖饮料、卖果汁,然而都坚持不了多久就进入瓶颈期。
  后来他发现,一个人、一家企业,成败均缘于将生死寄托在一根浮沉的救命稻草上,忽略自己才是救世主。商界里没有天才只有专才,一群人一辈子只做一件事,足矣。而他今生注定只做“卖酒”这一件事。

互联网时代一定要讲产品

    很多人不解,酒仙网到底在做些什么事情?为什么它就成为了全国甚至世界最大的酒类电商企业?
  在电商圈曾有这样一个口诀“B2C有三宝:品牌、渠道、销售好。”B2C企业的物流成为最重要的通道,在酒仙网商业模式里,他们将在全国陆续铺设很多大型仓库,用来贮存各大品牌合作酒商的产品,让消费者无论在哪里,买酒都享受着“高速路上”的畅快感。
  正如,去年3月,酒仙网宣布要从B2C尝试过度O2O的产品,同年6月,他们便推出一款名称为“酒快到”的手机APP。这款手机应用软件,被称为酒界的“滴滴快车”,它采用LBS定位技术对周边销售酒的商户、酒仙网仓储体系进行整合,如果用户需要购买白酒产品,可以在手机端下单购买,商户会派人将产品送达。不到半年时间,“酒快到”已垂直分布于全国11个城市,酒类“打的”最快9分钟送达目的地,让消费者不亦乐乎,而产品的保真、价优更是成为消费者忠实追随的秘诀。
  此外,酒仙网所做的不再是单纯的将酒类产品放入电子平台上进行中间售卖;而是会根据市场趋势、酒商及消费者需求,将产品、包装、策划、设计等定制一系列私人配套方案,颠覆传统酒商思维,解决其困境。
  如今,站在台上,郝鸿峰最喜欢听到的是台下观众的尖叫声,他希望酒仙网推出的每一件产品都可以让人们眼前一亮。他说,互联网时代一定要讲产品,离开产品去谈情怀,没有什么好谈的。

             本报首席记者 郭风情 见习记者 孙佳森

  人物简介:

郝鸿峰,1977年出生于河北邯郸,创业于山西,清华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现任北京山西商会副会长,酒仙网董事长兼总裁。

  访谈:好名字让客户“过目不忘”

    山西晚报:酒仙网的名字特别生动形象,能和我们说一下它诞生的由来么?
  郝鸿峰:一家好的公司起一个好的名字,可以省下一笔广告费,让客户“过目不忘”。在酒仙网成立之初,我还专门找专业公司,花了4万多元来起名。这家公司开始弄了一大堆名字,给出我名字时,看到彻底崩溃。印象中有一个叫做 “Jimos”,我脱口而出这是“寂寞死”,如果因为寂寞就来买酒讨醉,没有企业文化理念,这样的公司糟糕透了。后来,我自己开始想名字,我一心希望找一个别人一听就知道你是干什么行业的名字。偶然一天,进入电梯,看到悬挂的广告叫“饭统网”,很受启发,于是灵光一现,咱们就叫“酒仙网”,这么好的名字,就像天赐的一样。酒仙网从此诞生。

  寄语:

    晋商精神对我影响非常之深。我第一次去乔家大院时,就被它恢弘的建筑所感染,但更让我震惊的是晋商鼻祖非常现代化的企业管理制度,这种制度带给我很深的启迪。山西人血液里流淌着低调、内敛、勤奋、实诚的品质,我们已经习惯于积攒财富,而不是恣意挥霍。在我心中,酒仙网提出的“朴实真诚、与人为善”这八字箴言,也是对晋商精神的另一种诠释。                             ——郝鸿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