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连水:从煤老板到文老板

2015-12-31 10:25:19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山西晚报》2月7日5版

张连水:从煤老板到文老板

 

    冬日的云丘山,尽管没有了夏日的漫山翠绿、云雾缭绕,少了那种置身于世外的心旷神怡,但却彰显着宽广和大气。山间,树木在明媚阳光的映衬下更显遒劲;山谷,湖水清澈见底,晶莹剔透的冰挂,沿着水落的方向直抵湖面;村口,柿子树上挂满了红红的“灯笼”,让每一个路人都垂涎欲滴……
  清晨,一个穿着朴素的中年人,迎着初升的太阳,不由地伸出双臂,活动活动筋骨,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看着满山美景。他就是张连水,28年前,他勇立潮头,承包了家乡的煤矿,挖煤炼焦,当起了“煤老板”;15年前,就在煤炭行业利润走高、乌金变黄金的时候,他却毅然调转船头,栽树播绿,致力于濒危翅果油树的研究和保护,做起了“农老板”;12年前,他又先行一步,将企业发展转向绿色、健康产业,挖掘地方文化,开发特色旅游,转身成为了“文老板”。

最苦的时候,几年都没回家过年

    “那时候,承包煤矿就是向往着成为万元户。”说起自己当初的选择,张连水笑着算了一笔账,每个月能有二三百的工资,用骡子拉煤又能有五六百的收入,一年下来就成了万元户了,“目的很简单,给自己找份工作。”
  1978年,张连水高中毕业后回到村里,干过大队干部,当过团支书。上世纪8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的浪潮席卷全国,让这个年轻人蠢蠢欲动,“1985年,能成为一个万元户很了不起。”张连水就把目光盯在了家乡的煤矿上。1987年,他和几个同伴借款40多万元承包了长咀湾煤矿,开始了创业。
  40多万元,在当时是一个天文数字,但张连水却没有把它当成包袱,“不要想钱就能赚钱,要老想着赚钱,钱就赚不下喽。”转眼间,1989年,煤矿便开始赢利,1990年就有了利润,赚了钱。钱来了,但张连水并没有用于享受,而是投入到矿井的安全改造中,实现了半机械化采掘,成为了全省的样本矿。
  但随着煤炭市场行情的疲软,张连水也遇到了困难,“最苦的时候,有三年都没法回家过年。”多少年过去了,提起那段往事,张连水只是淡淡地说,“那会儿煤老板都是从苦日子熬过来的,可不好当。”张连水依然记得那是腊月三十,当别人都是老婆孩子热炕头,一起忙乎着准备迎接新的一年时,而他却在几百里外的陕西韩城苦苦地等待着,“要煤款,是最痛苦的事情。”为了要回煤款,赶回矿上给工人们发工资,那天中午,没有酒量的他,豁了命喝下了三茶杯白酒,“最初对方答应的一杯酒给十万,但事后却只有三万。”没办法,张连水只好一直跟着,软磨硬泡地又“讨”了三万,拿着六万块钱,他赶回山西,在河津借了十万,让人带回矿上发工资,而他却不敢回家,在外面躲着过了个年。“那时候,把人逼到只要能要到钱什么都干。”

煤老板毅然转行,种起了翅果油树

慢慢地,他熬过了那段最难的日子,到了本世纪初期,煤炭行业市场看好,利润持续走高,正当其他人准备投身煤海捞金的时候,张连水却有了自己的想法,调整发展方向,用黑色资源培养绿色资源。
  与翅果油树结缘,既是偶然的因素,又是必然的选择,“我多多少少算是一个有心人。”张连水说,之所以选择生物工程产业,是在中央党校培训的时候了解到的,“但那时只是在脑子里有了这么个概念,并没有详细去问。”等到了1999年初,张连水在省里开人代会的时候才真正了解了什么是生物工程,了解了家乡漫山遍野、被称为“层壶树”的翅果油树,原来是珍惜物种,还有着极高的营养价值。
  翅果油树寿命长,号称“砍不死”,几十年乃至上百年仍处于盛果期,“一次栽种、百年收益”,是我国特有的木本油料植物。怀揣着“进军高科技产业,开发绿色健康产品”的梦想,张连水背着十几斤翅果,跑上海,奔北京,走西安,拜访高校、寻找专家检测化验,虽然屡屡遭遇闭门羹,但凭着一股韧劲,终于得到了检验结果——翅果浑身都是宝,翅果提取的翅果油品质世所罕见,可作为生物制药、降脂药、强化食品及高档化妆品的优质原料和添加剂,翅果壳、叶片、木材都有各自的功用,而翅果树抗寒、抗旱、耐贫瘠,又是绿化荒山的理想树种。
  随后,张连水把项目上报了国家有关部委,得到了评审是“这是个好项目”。“得把这个事情干下去。”于是张连水注资5658万元,组建了山西琪尔康翅果生物制品有限公司,致力于对世界唯一、中国珍稀的翅果油树的综合研究和开发。“翅果综合利用产业化关键技术示范工程”更是得到了国家发改委的批准立项。同时,为了改变产品单一的情况,张连水依托翅果油主产品着力研发化妆品、药品等系列产品。
  目前,新栽植翅果油树已超过5万亩,直接带动当地农民11000余人增收,翅果油的开发不仅经济、社会、生态三大效益正在逐步显现,更体现在了对人类健康的关注。“现在有了方向,通过科研实现翅果的优种、优质、高产。”

  寻梦云丘山,做个终老于此的文老板

云丘山,位于吕梁山与汾渭地堑交汇处,是一处有着深厚文化积淀的宗教文化和民俗文化圣地,这里延续2000多年的中和节是从唐至宋传承下来的传统节日,是我国民俗文化中的“活化石”(今天在其他地方中和节已经湮灭不存)。每年农历二月十四至十六,来自晋、陕、豫等地的数十万民众自发聚集到云丘山,参加庙会,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青年男女求美满姻缘、生育繁衍。
  很多年前,云丘山还只是一座不为外人知的山。2003年5月,张连水来到云丘山考察后看中了云丘山的民俗文化,他又做出了一个抉择,将企业发展的目标转向绿色、健康的旅游产业,成立了云丘山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压缩煤焦产业投资,投资云丘山旅游。但是旅游开发前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恰恰就在这个时候,煤炭价格却持续走高,巨大的反差,让全家人都反对张连水的决定,“没有一个人支持,家里人说把钱都烧了,扔到山里了。”但张连水没有动摇,他认准的是发展绿色经济的大趋势。“发展旅游产业带动系数大、就业机会多、综合效益好,是低碳经济,甚至是无碳经济。”
  随后他邀请国内知名专家、旅游策划机构对云丘山旅游景区发展进行全面规划编制,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张连水一步步地开发着这片绿色资源,挖掘着深藏于其中的民俗文化。2008年,随着煤炭资源的整合,张连水华丽地转身,在云丘山寻梦,成为了一名文老板。
  2009年,云丘山“中和节”正式获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认证。2010年,在当地文化部门和张连水的推动下,举办了华夏乡宁首届中和文化节,云丘山秀美的自然风光和宗教文化蕴藏开始进入八方游客的视野……10年的不懈努力,8亿多元的开发投资,张连水和他的团队把云丘山打造成国家AAAA级旅游风景区,他还走访民间文化传人,挖掘整理了中和文化资料。“望得见山,看得见水,留得住村庄。”张连水给了云丘山新的面貌,云丘山也留住了他的心,“我的养老,就定在云丘山。”张连水说。

                                本报记者 王小强

个人简介:

张连水,男,1959年5月20日出生,山西乡宁县枣岭乡人,大专文化,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山西省第九届、十届、十一届、十二届人大代表,现任隆水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山西琪尔康翅果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乡宁县云丘山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先后荣获 “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乡镇企业家”“全国优秀厂长”“山西省农村改革发展30年功勋人物——杰出农民企业家”等殊荣。

访谈:为啥选择了转型

山西晚报:从事煤炭行业十多年,吃了不少苦,但为什么在市场行情看好的情况下选择了转型?
  张连水:前20年因为挖煤,导致地表塌陷、房屋裂缝、水源枯竭,破坏了生态,自己发家了,但环境遭了罪。后20年,我要恢复生态。另外,煤焦产业是基础是国家资源,企业有了积累,理应还之于国家,用之于社会。
  山西晚报:选择绿色健康产业,路子走对了吗?
  张连水:以前挖煤整天提心吊胆,现在搞旅游舒坦了,这是我迄今为止最正确的选择。我认为只要对别人,对自己,对社会有益处,对个人各方面就比较好。门关上了,自己也乐呵,是在干正经事。

寄语:

山西商人崇信尚义,名闻四海。在处理义与利的矛盾上,山西商人是成功的典范,秘诀就是公平竞争。希望在山西晚报组织的“寻找晋商领袖”活动,对传承弘扬晋商文化起到推动作用。我们在历史里汲取力量,在一百多年前伟大的创造者面前汲取他们的创造性,他们的想象力,他们面对世界的能力,来创造、改变中国的形象。

                                     ——张连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