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秉义:从“兴盛雷”到“雷大牛”

2015-12-31 10:32:33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山西晚报》5月18日28版

雷秉义:从“兴盛雷”到“雷大牛”

 

    五月,立夏刚过,空气里还有春风的味道。你不知道该换上夏装还是褪去外套,你无法猜到午餐的饮料是喝冰的还是不冰的,你也不能预测接下来的夏天会有艳阳天或暴风雨,在这样的季节之中你会选择很多次,但没有人会感觉这样的选择有多么重要,或许过完这个夏天,一切如常。但5月18日,却是真正重要的一天,二十年前的这一天,一个有着似锦前途的官员,做出了一个选择,放弃他的仕途,到了他的下属企业去“创业”。他的人生、这个企业的轨迹都因此而改变,尽管当时的他们和我们完全猜想不到。

  这个男人将自己当年的选择归于自己的“小心愿”——“抽好烟、喝好酒、有小车”,这当然为外人所不理解。当年才41岁的县商业局局长,难道还满足不了这样的“小心愿”吗?说真的,他还求什么呢?包括他的上级和亲友在内,没有一个人看好他的选择。他没有和任何人谈起过当时自己心中的愿景,这只可能是两个原因:他对未来根本没有设想,或者他心中的版图在别人眼里太过宏大,不可想象,所以也无须提起。

  二十年,他的企业从1995年销售额600多万元,到2015年销售额6个多亿,实现了一百倍的增长,已经超出了所有时光轴见证者的想象,但是,今天,他仍然不愿谈自己的愿景,或许,他心中还有个更大的梦想。

在晋商故里当商人

    “大概是一种巧合吧……”雷秉义抽了口烟,缓缓将烟吐出来。他说,香烟能帮助他思考。谈起自己从商的起点,他想了很久。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平遥人,身上有晋商的骨血不足为奇。雷秉义则更有代表性,他的家族与清代著名晋商、中国票号第一人雷履泰是同族。几百年前,雷氏先祖由外地迁居平遥后开枝散叶,雷履泰是第16代子孙,雷秉义是第21代子孙,同属“余庆坊”一族。雷秉义祖上不乏经商之人,他的爷爷、父亲,曾在县城开过店铺,全国解放后才返乡务农。

  “做生意的和不做生意的,有些事情想法和做法都不一样。”迄今,雷秉义仍清晰地记得他刚参加工作时发生的一件事。上世纪70年代末,雷秉义到县城一家百货商店担任店员。一天,他在店里值班,翻检个人物品时发现铺盖里卷了2元钱。那时,雷秉义月工资不过十几元,2元钱对他不是个“小钱”。他翻检衣兜,发现自己并没有丢钱。事后,他将2元钱交到柜台,商店负责人笑着收起了钱。几个月后,雷秉义才知道,他铺盖里卷着的钱,是商店负责人塞进去的。每个新入职的店员都要接受考验,以此检验新人的为人。

  对普通人来说,这样的考验带有某种商人的狡黠,甚至带有一定的被欺骗受辱成分,但在晋商故里平遥,这样的经历可以说是一种传统。在今天的“平遥牛肉博物馆”里,有一则关于清朝年间“兴盛雷”牛肉铺考验新伙计的故事展示,和雷秉义的遭遇几乎一样,故事的结果是新伙计通过了考验,受到了嘉奖和重用。

  那时,雷秉义没想过当商人,更没想到过做牛肉生意。平遥牛肉自汉代始,发展到明清时兴盛起来。到清代道光年间,平遥县的“兴盛雷”牛肉铺成为远近闻名的牛肉大家,将平遥牛肉的声名推向高峰。而“兴盛雷”的创始人,名叫雷金宁,巧合的是,他和雷履泰、雷秉义也是同一族人。

  尽管有着族亲的联系,但雷秉义不认为自己会和平遥牛肉扯上关系,“平遥牛肉”在当时还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绝妙美食,“二十五岁前,我这个平遥人都没有吃到过一口‘平遥牛肉’”。当时的“平遥牛肉”是极其珍贵的供应食品,普通市民难得一见,但这种巧合因时势成为必然。

  上世纪90年代的平遥牛肉,平遥县对其已规划数年。官方期望,通过集中优势资源,将平遥牛肉——这一早已名声在外的当地名吃,推向更加广阔的市场。在平遥县商业局担任领导职务的雷秉义曾接受县政府委托,前后为此做了3年的市场调查。“平遥牛肉市场空间很广阔。”调查结束后,雷秉义向上级递交的报告中,写了这样的结论。

  这次的调研他仿佛从祖先的荣光中悟出了一个品牌的未来,在当年“兴盛雷”的金字招牌中,他听到某种召唤,“兴盛雷”——“雷盛兴”,他带着这种使命出发了。

 

不说大话的“雷大牛”

    从纸面上看平遥牛肉集团的发展史,似乎是一马平川。从雷秉义1995年担任集团董事长开始,平遥牛肉集团的发展一直呈上升趋势,没什么大起大落,惊心动魄。

  听雷秉义自己讲述这段经历这种感觉更强烈,他没有像机场商店里成功学讲座案例里的那些企业家那样,讲励志的言语、鸡汤故事、名言警句、生死一刻的抉择。他总是眯缝着眼睛,微微笑着,用他惯有的冷幽默,带有一点自嘲口气和平遥俚语来说自己的经历。

  他说话中爱穿插俗语、歇后语,让周围人很快融入他的聊天语境。邵学山是在平遥牛肉集团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员工,他眼中的雷秉义,“几乎没见过他发火,多大的事他都是好好说话,跟下边不管什么人,都是客客气气地像家里人一样”。

   他是这家企业的大老板,却更像这家企业的“老管家”。一件绿色的休闲T恤配一件常半披半挂着的旧西装,他穿了好多年,在很多照片里都能找到踪影,现在已经很少见的国产“上海”手表戴在他手上,既没有名牌服饰,也没有老板架子。

  在公司里,他没有自己的办公室,有工作时就到会议室里谈;他把商务接待的餐厅安排到了会议室旁的隔间里,简单实用,他给起了个虎气的名字叫“大包间”;在厂子的空地上,他安排人种上蔬菜,瓜果,收获了就直接在员工食堂供员工享用;他每顿午饭都要切上点自己公司的平遥牛肉,他说是“吃惯了”,让其他人看了后念叨“还没吃腻?”员工家里有事,婚丧嫁娶,他常常不请自到;称呼老员工,他不叫名字,用的是自己起的昵称。

  在公司内部讲话,他很少说目标、数字,“我不喜欢那种动不动给别人承诺的”,雷秉义说,在他看来,作为一个企业家,承诺是件要负责的事情,多承诺不如多去做,“承诺了做不到,员工就不信任你,丧失了一个做人的根本。”无论是公司改制,还是做工作动员,他都是以自己先做为主,因此被称为不说大话的“雷大牛”。

  这样的风格二十年来一成不变,雷秉义39岁任职平遥县商业局局长。包括领导和亲友,都看好雷秉义在仕途上的发展,如果不出意外,他退休前不愁位列副县级。41岁的雷秉义到新成立的平遥牛肉集团赴职,亲友都为他的前途忧虑,从领导到家人无一有信心。当时集团对外经销网络建设也很不足,对外直销门店只有3个。到公司就职前,雷秉义向原单位几个同事发出共同创业的邀请,人家对平遥牛肉开发前景都不看好,都婉言回绝。

  在1995年平遥牛肉集团公司就职讲话中,他穿上很少上身的灰西装,因为陌生,他还配错了鞋,一双白鞋在一群黑皮鞋当中格外刺眼。坐在一排领导的最左边,他并没有慷慨激昂地动员,也没承诺他会做到何种程度。他坚定的眼神配合严肃的表情,只讲如何确保产品质量和扩大产品市场。

  “雷总在员工中有威信,他说啥大家都信他,有时候我们自己家里有点事,也找他商量”,在平遥牛肉集团的老员工中,“信他”是出现频次最高的一个词。

  对待客户,雷秉义相信的是“义”。2013年,有一个临汾冠云牛肉经销商发生意外,货物库房遭遇火灾,所有货物付之一炬。从下属那里得知情况的雷秉义,主动跟办事人说“都是老朋友,要支持一下他,有难帮帮他”,冠云公司帮助这个经销商做了两次活动,这个素未谋面的经销商非常感动,2014年春节的时候还专程来到平遥对他感谢和拜年。

掌舵者的人生榜样

    掌舵者雷秉义的性格决定了平遥牛肉集团的性格。

  生意蒸蒸日上,但平遥牛肉集团并没有走向迅猛扩张之路,这家在外名声显赫的公司,没有建豪华气派的办公楼,甚至公司二十周年纪念,也没有搞花团锦簇的庆典。平遥牛肉集团业绩连年增长,但公司上下仍给人一种日子过得很紧巴的感觉。对此,雷秉义这样说:“一家企业日子过得好,是多种原因促成的。可是,企业经营面对来自方方面面的风险,如果这个风险是企业无法抗拒的,垮台也很快。平遥牛肉集团有限公司现在日子过得好,不等于将来日子一直过得好。现在过得节俭,一旦遇到困难,也能以良好的心态应对。”

  他是一个温和的行动派,像草原上的豹子一样,没有狮子那样君临天下的霸气,它们晒着太阳,时刻游弋在草丛之中,当目标出现时,它几乎不需要提示,准确有力直接击中目标,然后又回到悠悠的散步当中。

  1999年,平遥牛肉集团有限公司的发展驶入快车道,实现盈利。但雷秉义发现,由于公司与经销商合作采取的是代销方式,账款不能及时汇回。对此,雷秉义产生强烈的危机感,他决心扭转这一局面。2000年,在雷秉义坚持下,公司对与经销商合作方式进行调整,改赊账代销为现金提货。对此,集团管理层议论纷纷:经销商习惯赊销合作方式,一下子改为现金交易,经销商不配合,改销其他品牌,会丢失市场份额。但雷秉义坚持认为,凭着公司生产的平遥牛肉良好的市场口碑,不愁卖不出去。三年后,销售额不仅快速回升,还站上一个新台阶。直到这时,同事们才发现,雷秉义对销售方式的改革,虽与市场通行方式相悖,却极大地改善了企业资金周转状况,信服了他当初的决断。

  2004年,雷秉义收到经销商传来讯息:他们销售的一批平遥牛肉出现异常斑点。作为一家肉制品加工企业,产品出现质量问题,轻则企业声誉受损,重则会面临法律诉讼。雷秉义对企业产品质量管理体系虽十分自信,仍不敢心存侥幸。他紧急调回“问题牛肉”进行检验,发现牛肉并未发生变质。他亲自进行品尝,事后身体也未发现不适,才放下心来。但是,“问题牛肉”始终让他食不甘味。他用了一天的时间考虑后做出决定,将“牛肉”全部召回销毁。这次“召回”,平遥牛肉集团有限公司损失400多万元。这年,该集团全年销售额也不过8000多万元。

  他既自信又危机感十足,他既恪守传统又对变革中的机遇洞若观火,他既保守节俭又对企业扩张布局广阔,锐意进取。这样的行为准则源自于他的青年时期,他成长于火红年代,信仰那个时代的中国价值,私下里,他的所有衣服都别有一枚领袖毛泽东的像章,他穿的时候都不用看,披上就在胸口。他在现代化的牛肉集团新厂区入口中央,竖起了一座毛泽东的塑像,他的企业口号也有着那个时代领袖的风貌“在世界的平遥,打造中国的牛肉。”在这一点上,他毫不掩饰自己那浓烈的情感,在“冠云情”的后面加上了三个字——“民族梦”。

                 本报记者 刘斌 梁成虎 见习记者 张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