钮笑尘故事的背后

2015-12-31 10:44:46来源:山西省工商业联合会字号:  

《发展导报》7月7日7版

钮笑尘故事的背后

·

为个企打工,当职业经理,他脚踏实地从基层一步步做起。当时,外地人在北京创办企业的很少。钮笑尘分析情况后向公司主动请缨,来北京办分厂,全权负责。这段日子,加速了他“自立门户”的决心。1995年10月1日,北京华都铝制品厂(后改为北京华宇兴业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了,他进入了自己一生中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在北京创业的吕梁文水人当中,许多人不叫钮笑尘 “老钮”,而称他钮老”。其实从年龄上看他并不算老,1955年生人,刚步入花甲之年,但他头发近乎全白,身体略显佝偻。许多人因其看上去与实际年龄不符而尊称他钮老,除此之外,背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作为最早来北京创业的文水人之一,经历多,资格深,人脉广,德高望重。

顺势下海谋发展

钮笑尘上小学四年级时,“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父母都是教师,扣了顶帽子就被稀里糊涂遣送到老家改造。11岁的他就跟着父亲回村里读书了。

“当时村里是七年制一贯学校,我的学习成绩好,但政审不过关,没上成高中。当时很委屈,但父亲受的委屈更多,和谁说呢?只能面对现实。”钮笑尘对往事并没有多提,笑着一带而过。

  1972年,钮笑尘到农村插队当知青,17岁的他早已习惯了农村生活。从种到收,挑大粪、割麦子、收玉米,他都抢着做,一年找不到闲空。

  “那五年多的罪没有白受,我不怨恨这段苦难经历,那种特殊年代的特殊环境确实能够锻炼人的心志,以后有什么困难咱还能害怕?有了没饭吃、没油点灯的日子垫底,今后面对任何困难,也会泰然处之,大不了吃不饱饭饿肚子。知青生活培养了我性格中的坚韧和吃苦耐劳精神,使我为人没有很张狂的一面,我懂得了什么叫宠辱不惊,懂得了什么叫节俭。”插队5年,吃了5年苦,钮笑尘也收获了别人没有的财富,“经的风浪多,承受能力强,吃苦能力强,约束能力强,这是我人生的一笔财富。”

  1977年,父亲被平反后,钮笑尘被安排到文水县五七工厂 (综合经营公司的前身)当临时工,跟师傅学习维修技改。能吃苦、觉悟高、技术精是厂里人对他的评价。不久,他被推荐进入厂领导班子,主抓生产销售。很快,他加入了党组织。

  “改革开放的号角响彻了四面八方,祖国人民建设祖国的劲头如火山爆发再放金光,在各条战线上如出笼俊鸟,如骏马脱缰。狂奔飞翔发挥着使不完的能量。”正如这首歌所唱,钮笑尘总想把使不完的劲儿使上,实现自己的社会价值。“1982年,原单位业务改成以贸易为主,我经常到外地参会,联系业务,抓住时机掌握第一信息。做业务等于撞大运,当时做业务的办法有三种:一是靠批文,二是拿平价,三是走私。但当时还是计划经济,我们厂很小,上级不可能给我们批文,我们怎么说都没有用,因为潜在的能力没有人相信,我们决定到外面试试。”钮笑尘所说的“外面”就是北京。

  “上世纪80年代初,祁县的‘六曲香’酒在市场上相当紧俏,厂家靠政策指示供应到北京,但北京销路不畅,掌握这个信息后,我们把酒直接从北京买上拉回文水卖。”

  如果从祁县厂家直接供应我们,上级是不会批准的。做不成不能等,找个“迂回路”变通一下就行了。“当时,业务很好,只是颠来倒去,路上费了周折。”事实上,祁县离文水很近,路程不足30公里。

  因为这件事违反了规定,“我们被县营公司举报,我受到了打击,心里憋屈得很。”钮笑尘的创业就是由于“憋”得不行开始的。“我认为,改革开放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释放了大批人才,造就了许多人才。生产责任制正式开始了,变化中的一切对我触动很大,我想体验一把,体现个人的社会价值。”于是他产生了办理停薪留职、下海经商创业的思想,这在当时政策是允许的。1989年9月30日,他的辞职报告得到回应,从此踏上了新的征程。

边学边闯路渐宽

    为个企打工,当职业经理,他脚踏实地从基层一步步做起。当时,外地人在北京创办企业的很少。钮笑尘分析情况后向公司主动请缨,来北京办分厂,全权负责。这段日子,加速了他“自立门户”的决心。1995年10月1日,北京华都铝制品厂(后改为北京华宇兴业工贸有限公司)成立了,他进入了自己一生中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有创新才能有发展,讲规矩才能取得成功。北京是首都,法制化意识浓厚,各行业都要求正规,钮笑尘深谙此理。二十几年的打拼,让他最得意的就是靠合同契约做生意办公司,靠法律维护合法权益。

  老钮给记者讲了当年的几个故事:

  “厂子刚建起来不久就接到一笔业务,那是农历腊月刚进门,业务员买材料时把31000元的支票丢了。我赶快报了银行,并在报纸上刊登挂失启示。后来发现,在通州百货公司有人已支走30100多元。当时我就想到报案,当地执法部门以支票诈骗立案后,仅有的800元银行也冻结了。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那3万元是救命钱啊,按合同要完成工程,连借带凑弄到15万元,总算渡过了难关。过年我没回家,而是寻找法律书籍,聘请律师介入,开始对簿公堂。北京是公平的地方,在法律和信访作用下,这件事终于圆满画上句号。”

  “1997年,总参某部有个车库需要装卷帘门,征了十几个样本都看不上,偶尔有一个机会,有人给我介绍了情况,要我去看看,我拿着全部资料找到对方,帮着设计开启方便、电动遥控的装备,并诚恳邀请来厂里参观,对方一看轰轰烈烈的生产场面,马上拍板进行合作,就要这个卷帘门。我亲自盯住,3天装了两个样品,对方满意,第二天订合同,100万业务就这样接下了。我记得合同期是 40天,迟一天罚款。为了关系对等,我开玩笑地说,如果早一天完成,你请我吃饭。事实上后来38天工程就全部完了,咱一定按合同来,说到做到。”

  故事不一定精彩,但从钮笑尘的话中可以明确感受到:做生意,有些合同,必须要签订,通过签订合同来区分职责权利;有些官司必须要打,即使很小的事也一样诉诸法律,从打官司中学习法律知识。他说:“法律最公平,是咱的责任咱要承担起来,不是咱的责任咱一定要撇清。”

  还有让钮笑尘自豪的,就是他的公司被好多人称作“黄埔军校培训基地”。这个称呼有点高,2000年就叫响了。但从事实看,大家说得合情合理,有根有据。

  先说学习——“来我公司的人杂,有初中毕业的年轻人,有下岗的技术工,有农民,有干部,大家各有特点。北京人素质高,在北京干活要有素质。”老钮的话直接明了,要靠学习提升素质。“公司成立后,订阅的报纸有《人民日报》《北京日报》《参考消息》《经济日报》《山西日报》,从报纸上随时掌握国际、中央、北京的经济发展宏观政策及其变化,了解家乡山西的情况,这个习惯几十年不改,在北京可能独此一家。我每天看报纸,要求工人们下班后仔细读报纸认真学知识,学习不能走马观花。时间长了就习以为常了。”

  出现了“支票诈骗案”后,钮笑尘的法律意识进一步加强,“要在法律大框架下做事,不能胡来。”当年4月,他就聘请法律顾问长年服务企业,专门给员工培训与岗位工作相关的法律法规知识,做好代表公司对外签订合同时的法律风险及事前防范工作。还学习为人处世、礼仪风俗知识,让员工融入北京,一定与当地群众搞好关系。20年来,老钮公司的员工素质虽然参差不齐,却没有蓬头垢面,没有衣衫不整,没有粗言秽语,从不惹事生非,揽业务定合同,打官司讲证据,这都是学习的力量。

  再说说工作——“只要进了公司,大家就要接受一个口号:即使不争第一,也要做得最好!如果没有其他的靠,那就靠质量、靠服务说话!我的公司很规范,车间为封闭式,冬天设暖气,夏天有空调,要让大家干得舒心。员工在工作时穿统一的蓝色制服,不能随随便便。我原来在国有集体企业干过,8小时工作制执行得很好, 到我这里要执行得更好。8小时到点敲铃吃饭,任务紧时加班,有加班费,食堂准备加班饭。每月按时发工资,每年的1月10日,我们把它定为厂庆日。这天,把附近的老乡请来,中午开总结大会、表彰先进,下午发奖金、福利等各种费用全部给员工结清,晚上会餐。”

  从1996年开始,一直跟了他17年的员工李兵图说,公司工作规范,大家心气顺畅,“钮老”的管理经念得真好!

  接下来看看生活——

  公司工人以老乡为主,请做饭的师傅时力求符合家乡的饮食习惯。在法定假日为员工改善伙食形成了惯例。此外公司还设立活动室,象棋、台球、乒乓球等一应俱全,下班后可娱乐;建浴室澡堂,每日工作后可洗澡。职工宿舍讲文明,定期卫生考勤,保障住宿环境。凡是员工的家属来北京,第一顿饭都是由钮笑尘请吃。员工的孩子只要考上了大学,都能收到一份礼物。员工过年回家都要送礼品,每年都变样,有时候送泰国香米,有时送“稻香村”的糕点,钱不多但多少是一份心意。“最让人感动的是给我们员工集中过生日,大家吃蛋糕,点蜡烛,唱生日歌,送生日祝福,这里就是一个大家庭。”多年后,曾是员工的王志国、赵志侃等这群当年没结婚的后生想起来仍记忆犹新。

务实求真事业成

    2013年,第二次大手术后,医生告知钮笑尘,因为身体原因他不能继续高强度工作,需要休养生息,恢复身体。“我现在是累了,巴望着刚走上创业道路的年轻人快一点成长起来。”不过,老钮对年轻人仍然有话要讲。他说,做人要守道德红线,有公德有爱心才可以走远。这话印证着钮笑尘一路走来的厚道、奉献与付出。

  那年,南方发生了洪灾,他捐助了30万。

  那年,一位在厂里做饭的员工,儿子结婚的时候缺钱,他给了3000元救急。

  那年,一位朋友去世,当知道友人的孩子考上了浙江某大学时,他每月都给这个孩子资助200元,帮助他读完四年大学。

  员工康开林在公司做了15年,他一口气能说出“钮老”的好多事。“年轻人有两个毛病,一是说话太满,遇事拍胸脯,不能客观地看待自己,总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要求别人,认为所有的事情都只能由他一个人干,自己有多么了不起,要求别人尊重他多,反过来尊重别人少,成绩越突出越容易不尊重人,不和人合作。二是把问题看得简单化,年轻人应该非常务实,不虚荣,不优柔寡断,该提的条件摊开说,做事的时候玩命干,我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把百分之五的希望变成百分之百的现实。”

  善言之辞贵于金,忠言逆耳利于行。钮笑尘并非“倚老卖老”,他只是对年轻人充满了厚望。

                    本报记者 薛建荣   通讯员 马智勇